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


一、

泽村很少来咖啡馆,因为他不习惯咖啡的味道,但是御幸独爱这里的黑咖啡,他也就勉强接受焦糖玛奇朵,还是咬着一层奶油喝,这样能减少苦味。

目送窗边几个打闹的高中生过马路,泽村突然怀念起学校的训练场,闷热的塑胶味已是记忆中夏季特有的气味。

怏怏不乐地看手机时间,离约定时间越近,泽村就越发平静。他也希望自己能振作起来,这样的现状已经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了。

事业爱情的双重暴击,让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疲倦。无论泽村再怎么调整状态,赛场上总是暴露无遗,进入了越焦急越发挥失常的怪圈,直到被监督调到了冷板凳上。

“泽村,久等了。”

眼前这个穿着格子衬衣,走哪儿都惹人注目的男人,是他谈了3年的恋人——御幸一也。

泽村擦擦沾在嘴边的奶油,对点单的人带有抱怨地笑道:“哪有,大明星能踩点就很难得了。”

“泽村……你……”御幸捧着事先就上好的柠檬水沉默。而他的沉默,也让泽村的心,越跳越快,忐忑不安。

“你最近状态不好,又不怎么回家,我很担心你。”

泽村嘴抿成了一字,搅动着杯里逐渐融化的奶油,“人总有低谷期,我已经在二军复健,好好找状态。”

“泽村……”

“御幸前辈才是,”许久未听过这个称呼,御幸惊讶地看向他,不曾想过他们有这般生疏的时候,“要跟新来的投手配合很辛苦吧,他确实是个令所有投手都嫉妒的对手。”

“泽村,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他的才能需要更多的引导。”

“我知道。”泽村就是因为知道才会感到更加无力,真相太纯粹,连生气的立场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跟我赌气呢?”

“御幸前辈,之前是你说的对我失去了热情,我们需要冷静一下,现在又反过来说我赌气?”

“可我没有想到你直接搬回来宿舍。”御幸意识到自己激动了,扶了扶眼镜试图冷静,“也没想到你把我所有联系方式屏蔽了。”

“御幸前辈,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我们以后还是很好的前后辈关系不好吗?”

“你这是逼我?”

泽村的表情,宛如高中恳请他接球一样,眼睛闪闪发光,“我只是想让它有个毕业仪式。”

 

还没来得及四处走走感伤分手,降谷就从北海道杀了过来,直冲泽村宿舍弄起了烤肉。

“你来得这么急,教练真的批准了?”泽村埋头专心滋啦滋啦地烤着五花肉,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就今天一天,看看你。”

泽村瞅见降谷看自己的神情,担忧得眉毛都拧在一块了,把烤得正好的肉扔降谷碗里。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明明是我状态不好,你愁什么。”

“不一样,你状态不好跟御幸前辈有关。就算我学你,在状态不好的时候跑来给你打气,也没什么作用。”

“哪有……也多亏你今天跑过来,我才没一路瞎想。”泽村开了罐啤酒,向降谷碰了碰,“我跟御幸前辈分手了,就在今天。”

“嗯……”

“你倒是不惊讶。”

“说不上惊讶,最近媒体不是老报道他们队的新黄金投捕,你也没怎么向我说,多少猜到了。”

“御幸前辈的人品倒没有他的性格那样糟糕。”

降谷把烤好的香菇递给泽村,继续听他感慨,“他只是没自己想像中那么爱我。两人呆一起越久就越能感觉到,他作为一个捕手的本能,喜欢着有棒球才能的我带给他的惊喜。然而我们都呆在职棒啊,那都是一个个挑出来的选手,当然有更好更有潜质的投手激发他的引导热情,再加上我最近又遇到瓶颈了……”

“是吗?”

“高中你没感觉到吗?那句王牌优先?”

“你还要把这句话记多久。”

“我要记一辈子!”想着想着泽村鼻子红了,满满的委屈,“亏我一直觉得那是命运的安排,让我们俩那样子相遇,还这么一路相扶持地走过来。都是假的!假的!”

“你……醉了……”

宿舍门突然打开,光舟愣愣地看着在中央烤肉的两人,其中一位还在边喝啤酒边骂骂咧咧。

“降谷前辈好……”

“嗯,泽村他醉了。”

“今晚你要住这儿吗?”

“打扰了,还剩了很多肉,要不要边聊边吃。”

光舟也不客气,点点头把买回来的东西放一旁,然后两人不管中间说着醉话的泽村,安静地烤剩下的肉。

 

“打扰一下,请问A区场地怎么走?”,一个高个子闯入室内训练场,泽村懒得抬头,瞥了一眼队服,无声地指向右边,今天有跟其它职棒队的友谊赛,一军在A区,二军在B区。

“谢谢!等等……你就是泽村荣纯吧?!”

“嗯……你是?”抬眼看抓着自己手不放的高大个,泽村心突然一紧,吓得瞪大猫目。

“我是xx队的投手藤田,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他知道藤田,跟御幸成为xx队王牌投捕的投手,是御幸最欣赏的投手,在自己和成宫鸣之上。泽村对他的认知,仅仅是报纸上和御幸口中上的描述,没想到会真正见面,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见面。

嗯……情敌见面不应该分外眼红吗?

泽村转动着不太灵光的大脑,眼前握着他的手兴奋地摆动不停的投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前阵子的传闻XX队最强捕手御幸跟新晋投手结伴游玩,降谷还专门打电话叫他别瞎看网上的娱乐报道乱想。泽村还笑,他分手是在3个月前的事了,降谷就会瞎担心。

“喂!藤田别到处乱跑!在这边!”娃娃脸的队友也跑了进来叫住藤田,定睛一看,立马跟着藤田一起捧着泽村的手,“泽村前辈,我是由井熏啊!”

“由……由井少年!?”泽村瞪大双眼,昔日身边小小只的捕手已经快跟自己一样高,稚嫩的童颜也有了一股刚毅。

“前辈你好过分,好歹我们高中还投捕过吧?”

“不……是你变化太大了!”

“什么,由井你居然跟泽村君认识?太过分了!”

“一边去!”


送走两个差掉要比赛迟到的正选,泽村也无心恢复训练了,也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应对。居然忘记了今天有XX队的比赛,还忘记了御幸在XX队,要被御幸看到还是这样萎靡的自己,自尊心会爆炸吧。

好想找个人聊天……

抱着这种心情,泽村给远在北海道的降谷发短信,“还记得由井吗?他去XX队了,有点儿意外。”

“记得,我们教练以为他会来我们这里。”

泽村换好常服,火速回降谷,“对,让我意外的就是他不去你们队,以前不是最执着找你接球吗?”

“不说这个了,最近状态还好吗?老有你的负面消息,心烦。”

“一般般吧。”

“你跟御幸前辈真的没戏了?”

脑补着降谷呆萌的面瘫脸,泽村扶额,他现在看到御幸的名字都像受惊的青蛙,到处逃窜。“你能不能不戳我伤心处。今天一天就够我刺激的,先是碰到了藤田,又是由井,只希望我现在出门别碰到御幸。”

“你碰到藤田了?”

“嗯,他走错了刚好来到了室内训练场,还跟我打了招呼。”

“好好找回状态,别下次比赛你又不在投手丘。”

“好的。”

“还有……最近少上网,影响心情。”

“嗯……”

兜兜转转还是逃不开御幸的话题,泽村回复得也越发敷衍。


评论(15)
热度(12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