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02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为了黑城本本,如此勤奋日更的我

01

————————————————————


泽村站楼梯口犹豫很久,听着广播在报“四棒,御幸君”,本能地往后撤,又懊恼自己听到名字就紧张的行为,衣角都快被扯出线头。

我来又不是看他的!对!我来看光舟的比赛!我们的主赛场,怕什么!

打开了特殊模式的泽村挺直了腰板,叉腰大笑,“哈哈哈哈~在泽村荣纯的地盘可不是那么轻松获胜!”说完大摇大摆地登上楼梯。

近期专注复健的泽村很少来观众席看比赛,队员们控制不住好奇对他行注目礼,可没见他威风模样持续3秒,突然像跳闸的开关,猫着身子行迹诡异地潜入了观众席。

“……”

队员们齐刷刷地把注意转向比赛,内心难得一致的吐槽:最近复健精神压力太大了?

 

泽村捂着受惊吓的小心脏,坐在了角落看比赛。

刚刚理直气壮地走向观众席,谁料刚好与准备上场的御幸并行,御幸向右一抬眼就看到了他。感受到一股视线,泽村也没管那人什么表情,敏捷地弯腰找自己队友后面的位置坐下。

比赛已经进行到第五局,两队各拿下了一分,目前局面一垒有人。

泽村打量着那个摆好打击姿势的背影,哪儿哪儿都看不顺眼,脑内像开了弹幕不停吐槽,甚至上升到御幸的脸。

胶着一番,球还是被御幸打了出去,变成了一二垒有人,泽村气得狂拍队友的背。

“怎么回事呀,是不是要跟我一起复健啊!一个一个耐心解决听到没!”

“泽村你也太激动了吧……”

“很久没上场混身痒行不行!”

看着被拍得可怜的后辈,队友们又开始感慨:果然是精神压力太大了……

 

一军比赛结束,泽村专挑C区的厕所去解决。虽然骂了一个比赛时间的前任,无比爽快,还是害怕遇上御幸时的尴尬场面。

“泽村前辈,你还真会挑厕所。”

对着洗手池的镜子打理头发,身后出现了一只明显气鼓鼓的狼崽。

“光舟?”

“昨天谁信誓旦旦地说看我比赛的?”

“这不……”泽村干笑两声,对光舟狠狠眨了两眼,“忘记那人也在这队嘛,不过我从第五局就开始围观了!”

“哼——”

“好啦好啦,你怎么跑C区上厕所了?”

“还不是来抓你的,前辈说一起去吃烤肉。”

“可是我晚上还有训练内容啊。”

“好歹理解一下前辈们的鼓励方式,虽然大家不说,都等你回来呢。”

泽村一想到是总板着脸训人的老大也这般关心自己,小尾巴就开始得意地翘起来,胳膊肘搭在光舟肩上,不停耸他:“那小狼崽岂不是特别特别担心我呀~没能接泽村荣纯的球是不是很空虚的。”

“等你回一军了我再接。”

“喂,你这个人总是自制一些奇怪的原则,从高……”笑容僵在嘴边,泽村看看身后面无表情的御幸,大脑一片空白。

真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了!A区场所比你就去A区所厕所啊!绕一个大圆来C区厕所干嘛!观光!?

心里这般咆哮,泽村还是收住表情,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御幸前辈。

御幸眼神在他跟光舟两人间徘徊一阵,勾起说不上友善的浅笑进了洗手间。

泽村拉着光舟快速逃离厕所,嘴里还说个不停:“看我们赢了不爽?还是你在球场上惹到他了,追你追到厕所来了?哦天!这是C区厕所啊。”

“你怎么不说他是追你追到这儿的!”

“……”

光舟见遇御幸就失常的泽村十分火大,语气也变得不耐烦,“泽村前辈根本没忘记他吧,我看御幸一也过得挺好的,碰到你也没什么过激反应。前辈呢?一碰到他的事就大乱阵脚,缺心眼怎么在这个时候就没有体现呢?”

“我……也想平静地面对他啊。”

泽村努力让自己装作不在乎,见不到还好。可是看到御幸本人真实地存在在眼前,心还是会疼,胸口压着一口排解不了的气。今天挣扎着看了有御幸的比赛,他在赛场上一如既往的耀眼,委屈?欣慰?泽村也说不上的复杂情绪让他坚持看完了整场比赛。

再这样下去,会回不到一军的。

光舟无言,抓着自我反思的泽村跟前辈们汇合。

 

 六

再一次被泽村的乌鸦嘴说中了,不知道今天是不是适合买彩票。

前辈带他们去KTV正巧碰到了刚进店的XX队。自来熟的前辈叫了一个大包房,两个队伍三十号人在KTV里聊天唱歌。

被光舟训了一通的泽村,也算深刻检讨了自己,再次见到御幸能淡然面对了。

说是这般说,泽村还是故意压低了鸭舌帽,缩在了沙发角落玩手机,远在对面的御幸早成为了捕手投手的中心。

打开已经三个月没有打开的ins和twitter,翻开相册挑选照片,终于挑了一张降谷给自己拍的吃拉面照片发上去——“hi,大家有吃晚饭吗?”

才发出去就看到评论点赞数量急剧上涨,泽村翻阅评论,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ID,还在教育他哪些食材不能吃。

这个叫Bakamura的人很有意思,总在自己当天发布的社交平台下分析他最近的比赛,无赛事的时候就是给自己发训练的改进方法,就这样持续了一年多。每每看到这个ID,泽村脑补出了金丸的语气。

光舟见脸上投影着幽光的泽村终于露出了熟悉的傻笑,端着小份水果凑过来问,"前辈躲在角落做什么呢?"

"看一个粉丝的留言。"

"很有趣?"

"嗯……总是给我很严肃中肯的意见,在这些褒贬不一的评论里特别显眼。还有,谁会在别人发一张吃饭照片的时候留言投球姿势的修改,太较真了。"

"泽村前辈一直在关注他?"

“很眼熟,特别像金丸的语气。”

“哦!泽村君终于找到你了!”藤田的大嗓门让所有人安静下来,看向躲在角落跟光舟窃窃私语的泽村,包括一直在应酬的御幸。

“藤田君怎么了?”

“我想跟你合照!可以吗?”

“可以是可……”还没等泽村说完,藤田就搂着泽村手举得高高地拍了一张,外眼人看来泽村十分小鸟依人。

“啊啊啊啊!泽村君我可以发网上吗?”

“嗯,可以……”

“泽村君,有看我今天的表现吗?”

台词有些耳熟,仿佛以前邀功的自己,想起之前那些风言风语,藤田有小泽村之称。泽村挠挠头,拿起光舟手里的酒杯回敬。

“抱歉,我最近在封闭训练,没怎么看比赛,自罚一杯。”

由井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边打边数落藤田,“你最后的暴投也好意思向泽村前辈邀功?”

“泽村君,方便要你的LINE吗?”

泽村喝酒容易醉也容易上脸,微有醉意地倒了第二杯,举杯,“才不要~等我闭关完了来吧。”

“好!说定了哦!不然我会追过来找你!”

故意无视对面快要把自己瞪穿的视线,泽村一饮而尽,喝完后也觉得躲躲藏藏没意思,摘掉鸭舌帽,坐回了沙发,笑嘻嘻把杯子还给了光舟。

    “光舟……交给你了。”

 

泽村明显醉了,昏昏沉沉地倒在光舟的身上,不吵不闹,安静得像睡着一般。

“泽村前辈?”

小心翼翼地试探,身上的人乖巧地从鼻子里应出一声“嗯”,不舒服地往他怀里倒,直接趴在光舟的膝盖上呼呼大睡。

光舟看了一眼还在不动声色喝酒的御幸,对自家大前辈说,“我先送泽村前辈回去了,他喝醉了只会到处吐。”

队友们都理解的点点头,泽村算队内的队宠,剩下好几个酒鬼要他们拖回去,无力照顾,泽村交给光舟他们也能放心。

光舟拖起一直往下滑的身体,艰难地扛在肩上。再次看向御幸,御幸正死死地瞪着自己。

光舟轻哼一声,无视敌意出了KTV。


评论(19)
热度(99)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