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03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说到做到的日更(你自己看时间)

01 02

————————————————————


第二天醒来,泽村在床上扭来扭去拼命回忆睡前做了什么,记忆到KTV就终止了。

“早餐在桌上,我先去训练了。”

只留个脑袋瓜给泽村的光舟,包往肩上一挂就出门,留他独自纳闷。看光舟脾气这么臭,按自己的酒品,泽村估摸一定是自己喝酒时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第一次参加球队的聚会,学会了喝酒,泽村凭本能醉醺醺地跑到御幸家里告白,说完就吐了御幸一身。御幸为了不以这有味道的告白开始恋情,第二天郑重向泽村告白确立关系。

第二次喝酒是交往半年的时候,泽村又被灌醉了,回到家直接霸王硬上弓之势坐上去自己动,做一半还吐了。从此御幸禁止他沾酒,聚会场合一律柠檬汁。

上次降谷来的时候也喝了,听说自己跳了三小时说不上舞的舞,还要求降谷和光舟配合打CALL。

那这次……

喝酒误事啊!再也不喝了!一滴都不沾!

泽村把头埋在枕头里,胡乱脑补昨晚对光舟做了什么,越想越对不起自己的后辈。

 

其实事情也没那么严重,

下了出租车,光舟想着今晚御幸前辈不能再明显的黑脸,像出了口恶气般暗爽。

其实像泽村这样跟谁都能打成一片的人,反而无法接近内心。早在高中,大家对御幸和泽村的事心照不宣,那个心中只有棒球的泽村在御幸面前有着更为丰富的情感表露。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总是洋溢着活力的琥珀,蒙了一些未知的悲伤。比眼神先死掉的是泽村的投球,半年前他开始状况百出,对一个职棒选手尤为致命。

网上对泽村的冷嘲热讽越来越多,尽管替前辈感到不值,知道他不是报道所说的那样,光舟也没天真地认为凭一己之力堵上别人的嘴。跟降谷一样,只在身边担心泽村承受不住外界的压力。

每每在电视上看到泽村露出无可奈何的傻笑,光舟就有股力量冲破心房,想要帮泽村走出泥潭。

那样的笑容不适合前辈……可是能改变他的并不是他,而是御幸一也。

“呐……御幸……”

听到泽村开口,光舟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御幸……你其实……是不是喜欢小狼崽的呀?”

“!!!”

“没关系!要是小狼崽……嗝!他的颜值我心服口服。”泽村凑近光舟耳边,压低声音,说得小心翼翼,“在高中就怀疑他是因为你进的青道!每次故意跟我抬杠来引起你的注意。”

WTF!?现在能把这个醉鬼扔到路边自生自灭吗!??

“呕——”

又吐!又吐!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

光舟扛着泽村,整个人都炸裂了。

 

所谓的否极泰来。

KTV当晚,藤田就发了两人的合照,配着“泽村君果然好可爱啊——”,引发热议。

隔了好几天才被降谷提醒的泽村,从推特热门话题里找到了这张照片——长得憨厚的藤田笑开了花,搂着看得出没有准备好入镜的泽村。

因为藤田利用手臂优势选的直男角度,泽村原本惊讶的眼神被拍成了呆萌的大眼睛,还水灵灵地盯着镜头,尽显委屈样,不少粉丝在留言跟着说好可爱,好呆萌。

网络的舆论风向也开始变化,很多人跑到泽村下面留言打气。泽村就不服气了,自己一阳光帅气小伙儿,居然因为一张角度诡异的照片被夸可爱,莫名其妙粉了一群人。他还指望自己再次登板取得好成绩,然后报纸版面比降谷还大呢!

网上的事当玩笑看看就行了,泽村高傲地放下手机,威风地360度原地转圈,然后投入了日常训练。

 

借上次合照的光,泽村被一杂志社邀请参加采访。

工作人中还在搭场景,泽村在一旁吃着准备的小茶点待命。没吃几口,藤田就出现了,准确地说是飞向了泽村。

“泽村君!听说这次要采访我们俩!太棒了!”

“还不是因为那张照片,都怀疑你是不是跟我有……”泽村把情感纠结收了回去,这种事还是不要放明面上说,“有什么仇!”

“他是你的粉丝,狂热级别。”

身后的声音,泽村再熟悉不过。升回一军后,泽村无论从心智还是技术都有明显提升。虽然意外御幸怎么也来拍摄现场,丝毫不影响他啃饼干。

“御幸前辈你还好意思说我,泽村君的周边你收藏的可比我多!对,昨天你绝对去抽泽村君的趴趴娃了吧!”

    “咳咳咳——”

“咳!”

泽村被呛得满桌找水喝,御幸虽然被揭了短,还是面不改色地递给泽村一杯水。接过水杯,泽村向御幸挤出一个不像哭又不像笑的表情,硬是把御幸逗得嘴角抽了好几下。

别多想,以御幸前辈的自恋程度,说不定是抽自己周边,结果掉率太低抽到我了。

“藤田你话太多了。”

“明明是御幸前辈不够坦率!像我天天用小号向泽村君表露仰慕之意!”

“你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能一本正经地说出口……”

所以那个Bakamura是藤田么……

咕噜咕噜地喝水,泽村缩在了角落,决定将自己透明化,以免这个藤田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泽村君,你怎么蹲墙角啊,害我找了你找了整整一圈!”

走开!我不想被你找QAQ!

 

结束了采访,泽村在工作人员说完好走的瞬间,移进了电梯。

现在才知道,前任不可怕,看成棒球就能正常沟通了,而这个藤田他完全无法招架!整场采访下来,比跑十圈还累。

要论速度,泽村还真没藤田快。藤田就在泽村拼命按关门键时,笑嘻嘻地进了电梯。

“……”

算了,反正等会儿就看不到了,泽村自暴自弃地后退。

“啊!我的包忘拿了!御幸前辈,泽村君你们先走!我等会儿下来。”一眨眼,声音还在,人已经在电梯外了。

电梯里只剩下他跟御幸,这是分手这半年唯一一次两人的独处。泽村不自在地拿出手机,装作跟人聊天。

“噗嗤,每次见到我跑得比兔子还快,都没好好看过你,又瘦了。”

泽村也装不下去了,收好手机,看向插兜倚在护栏的御幸。

“我那是真的在忙,好不容易升回一军了。”

“说做很好的前后辈关系,搞得像阶级敌人一样。”

泽村从来都说不过御幸,只能干瞪眼。现在也是,看着四眼笑得异常嚣张。

电梯停到了一楼,泽村瞪着御幸等待电梯门开。可1分钟过去了,门依旧还没开,两人意识到不对了,御幸先一步地上前按开门键,未果,按警报铃也没有反应。

“御幸一也,怎么办。”

泽村声音在抖,时间越久他越没办法冷静地等待。

御幸也没想太多,捏住了发抖的手习惯性地捧在手里,安抚性地亲泽村的指尖:“别怕,再等等……”

“我们不会一直呆在这儿到死吧?”

“放心,藤田还在上面,发现1楼没动一定会向工作人员说的。”

泽村咬着嘴唇,反握住御幸的手,不自觉地靠近刚刚自己躲得远远的人,“我其实不太相信藤田能发现。”

“嗯……我也担心,我一直按报警铃吧。”


评论(11)
热度(91)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