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夏三查 05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01 02 03 04

————————————————————

十二

御幸回来时,藤田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吃饭。

“御幸前辈,今天又住宿舍呀?最近比赛又不多,怎么不回你的公寓?”

“嗯,图方便。”御幸敷衍道。

说来好笑,他开始觉得一个人住公寓冷清了。

御幸习惯一个人生活,这是他20年来的人生轨迹。所以当他跟泽村分开时,尽管心里难受,对一个人生活也没有什么不适,日子照过,球照打。他笃定只要等泽村冷静下来,再好好哄就没事了。没想到,泽村开口结束了他们的关系。

御幸前辈,你没有你认为的那么爱我。

这句话像个魔咒,只要看到跟泽村相关的东西就会出现。御幸很困惑,爱到底是怎样,自己哪里不爱泽村。看到泽村笑就开心,看到泽村哭就心疼,跟他一起生活就很有归属感,对于御幸来说足以证明。

如果是泽村不再喜欢自己了,御幸倒觉得分手的原因没这么复杂。可是看泽村对自己的反应,以及他周边人对自己的戒备,御幸找遍了自身原因也没得出结论。

“哦!泽村君的镜头来了!御幸前辈你要看吗?”

“你啊……倒真是他的忠实粉丝。”

镜头切到被点名的泽村,镜头中的他偏头思索,“嗯……初恋啊,大概是在高中吧。”

除了降谷外,在场的人纷纷好奇的“诶~~~~~”

“是前辈吗?还是同班?”

“前辈。”

“诶!!!!!!”

“对,是一个很厉害的前辈,我都没想到能交往。”

见电视里的泽村露出骄傲的小表情,御幸瞬间理解了女生所说的被击中的触电感,这小子有时候挺撩人的。

“那为什么分手呢?”一位被称为FFF团团长的嘉宾故意露出不爽的表情追问。

泽村一下子被他的表情逗乐了,但是笑而不答。其它嘉宾挑起了极大的好奇心,被再三追问的泽村欲言又止,最后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御幸难堪地转过头,这般尴尬的场景他不忍看,却又焦虑地喝水等待泽村的反应。

“去年去世了。”

“噗——”

藤田没注意到身后前辈的反常,拍腿不满道:“这么敏感的话题为什么要追问泽村君啊!看泽村君的脸都快僵硬了!”

对,他所说的过世的人就在你身边……

“也没什么啦,不用觉得很抱歉,只是我觉得说出来会扫兴。因为有了大家的陪伴,我很快振作起来了。”

女主持立马借泽村的话转话题,“之后有打算再谈吗?”

“我也想好好开始一段新恋情,这得看缘分吧。说不定,明天在路上就碰到了神拿着照片说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说不定就是我。”一直没坑声的降谷冒了一句,气氛开始明朗了。

女主持笑得哈哈哈地拍手,然后指着双投,“指不定你们俩就是,你看从高中就是孽缘。”

“还是不要了。”

“还是不要了。”

虽然节目因为泽村和降谷的互动,开始笑点频发,御幸却没了心思,转身心烦地洗漱。

 

十三

“所以你还是没有加御幸前辈。”

泽村挑着货架上的罐头,振振有词:“嗯,不是常说分手了就不要联系了嘛,不然纠缠不清挺麻烦的。”

“可是前辈这几月也没少念御幸前辈的名字。”

“哎呀哎呀!失恋总得有个缓冲期嘛……光舟快看!今天三文鱼有特价!我们要不要三文鱼盖饭?”

“不是定好的咖喱饭吗?”

泽村挣扎一番,将咖喱块放进购物车里,“小狼崽你的原则真的没人敢打破吗?拓马呢?”

“不会做饭就不要话多。”

“哼,你这是什么态度对前辈说话。”

“如果你能像其他前辈那样省心……”

御幸又看到了泽村,跟奥村在货架前有说有笑地挑商品,眉毛频频抽动。之前只是知道奥村对自己有敌意,他认为是替泽村不爽自己。可是看了那个节目,知道泽村在期待新恋情,一切变味了,跟他熟络的人都变得形迹可疑,包括队里的藤田。

他知道泽村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圈子都很受欢迎,但有着泽村不会离开他的自信,才没那般多虑。

如今御幸没了这份把握。泽村真的对自己失望了?其它人真的能让泽村幸福?第一次感受到了慌张,好比判断错了局势。

御幸前辈,你没有你认为的那么爱我。

该死,别老我认为我认为的了,我只知道泽村不属于任何人。

御幸握紧了拳头,有冲向两人中间的冲动,最后还是拼命抑制住了,远远地站在货架观望。

奥村感受到身后的视线,毫无预兆地回望了他一眼。冷淡的表情渐渐变成了嘲讽,拖着吵闹的泽村走向生鲜区。

一团怒火吞噬了御幸骄傲的理智,那一眼,他更加明确了奥村对泽村的态度。

怒火未消,坐在经常来的咖啡店喝黑咖啡,御幸一缕缕地消化情绪,猛然站起身,意识到了一直以来忽略的东西。

原来这就是占有欲……?

评论(11)
热度(107)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