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夏三查 06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周末搞事,发了就跑

01】【02】【03】【04】【05

————————————————————

十四

       亮桑捧着菜单,报了一串价格不菲的菜。有人肯放血请客他们,自然不会客气。

     “所以分手半年后你才意识自己对泽村的感情?”

     “嗯。”仓持和亮桑不约而同地单手一撑,看向中间虚心受教的御幸。御幸抬头,被两个人盯得发虚,追着问,“怎么了?”

     “没,只是没想到长得这么精明的你会那么迟钝。”

     “这方面一直很苦手啊,现在想起来,在泽村的问题上,确实有很多地方欠妥当。”

       仓持夹起一块秋刀鱼,在眼前晃晃悠悠,思索一番,还是说出了口:“分手时我问过泽村为什么,他没否认过你们三年的感情。只是说你的喜欢,更大程度上是有棒球才能的他。”

       御幸无言,心里反复揣测这句话的含义。亮桑没管中间的人什么反应,随声附和,“如果是这样,我倒是能理解泽村那段时间的焦虑。原本在职棒中不算出色的他,想要一直保持御幸能认可的水平,真的是很拼命呢。”

     “外有藤田这样的话题选手,内有他的低谷期,越急越让自己陷入危机。”

     “等一下!”御幸打断了两人的一唱一和,不确定地询问,“泽村会因为这种原因跟我分手?”

       收到两束你没救了的视线,御幸决定闭嘴。

     “虽然这么说很失礼,御幸你这么多年生活的家庭环境导致你不会去表达爱,习惯了理性独立的生活,所以那些认为理所当然的原则在不经意间会伤到人,尤其是亲近的人。”

       见御幸难以接受,仓持挑出大炸虾,继续说,“当然我不是否定你的做事风格,来设立一个场景好了。现在你的肩膀都出现了问题,被调到了二军修养,泽村一直鼓励支持着内心渴望早日上场的你。”

      “嗯。”

      “但是你后来发现,尽管他在陪伴你,他的重心却在跟奥村的投捕磨合中,而且因为事关比赛泽村很认真很投入,甚至有时候会在肩膀受伤的你面前大谈奥村如何如何,你会怎么想?”

       御幸设想了一下,自己不能上场,泽村还在自己面前大谈奥村那家伙。仅仅是设想就让他五味杂陈,他还清清楚楚记得今天奥村嘲讽的眼神。

     “嗯,心情挺复杂的,即使知道那是为了比赛,但是也想他更多地关心自己。”

       仓持拍桌,猛地点头,用手指着御幸:“对吧,理性来说,这是件完全不需要纠结的事,因为是你们的工作。可是没有察觉到对方微妙的心情继续下去,量变成为质变是迟早的事。”

       亮桑为仓持的解说面不改色地鼓掌,继续补刀:“感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我之前好几次非但没察觉不对,还在泽村谈起这问题时中伤了他……”

       御幸自然懂仓持举例暗指的泽村,把眼镜往上一推,揉了揉鼻梁,肠子都悔青了。

 

十五

       在一起生活难免有摩擦,三年来两人也经常小吵小闹,但都是泽村主动过来和好,给御幸下台阶。

       最后一次,也是他们吵得最厉害的一次。

       那天泽村直接第三局被换了下来。御幸回到公寓,泽村正一遍遍地看比赛录像,他也跟着看了会儿,毫不客气地批评,“你就以这种状态投球?球路不被对方看清才怪。”

       泽村眼睛眨了眨,没有理会,纹丝不动地看电视。御幸夺过泽村手中的遥控器,关电视,“别看了,你要先调整你的心态。”

     “嗯,你今天如何?”

     “险胜,果然藤田那个家伙还需要多调教,不过确实是一个有趣的投手。”

       泽村又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情,沉默半晌,终于一字一字地咬出来,“御幸,我真希望这时候你能不讨论藤田。”

       御幸微微皱眉,“为什么你对藤田的事这么敏感?因为自己的状态不好,就选择无视其它投手的进步?”

       泽村起身,背对着御幸,仰头深吸一口气,哪怕他潜意识知道御幸说的是对的,长期压抑的委屈和焦虑让他失控。

     “我知道……知道我现在状态不好!但也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御幸听声音就知道,泽村哭了,却没由来的烦躁,压着脾气从背后抱着泽村,“抱歉,泽村。我想我们现在需要静一静,别为这种事争吵。”

       短暂的沉默没有缓和紧张的气氛,反而两人越吵越凶,最终不欢而散。

 

       听仓持和亮桑的分析后,御幸苦闷地喝了大口啤酒,自嘲道,“我真是个笨蛋啊,连泽村为什么分手都要听别人说才懂。”

      “归根到底是你投入的不够。”

      “也不能全怪御幸,”仓持眼神示意亮桑,别补刀补太过,“泽村也有他不妥的地方,他潜在认为无法在藤田这问题上跟你有好的沟通,拒绝沟通。本来是一件很好解决的事,弄到分手这地步,难受的还是他自己。”

      “亮桑说得对,感情这事没法讲道理啊……”

      “行了,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剩下的看你自己造化。”仓持虽然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心里还是偏向泽村,听到御幸有了情敌危机,不人道地偷偷幸灾乐祸了一番。

     “所以我要怎么追回泽村呢?”

     “先要让他不躲你,谁会接受突然转变态度的前任,对吧,仓持?”

     “嗯,去他经常去的地方刷一下存在感吧,必要的时候刷一下美好回忆。”

     “说起来我一直有个困惑……”亮桑见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凑过去八卦地问,“你跟泽村做过没?”

    “噗——”

    “亮……亮桑,你为什么要这……这种问题!”御幸难得老脸一红,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亮桑提起,他想起了泽村曾经在身下喊御幸的样子,着实可爱,身体也起了反应。

    “很明显嘛……”仓持坏笑地挑眉。

    “那谁在上面啊?”

    “我看着像下面的人???”

    “泽村也不像啊……”

    “仓持!你今天是故意跟我唱反调是吧?”

 

十六

       泽村租了间新公寓,干劲十足地采购家里所需的生活用品。回家途中,看到了曾经跟御幸吃过的那家店,是他们确定关系的地方。

       想着美食无罪,屁颠屁颠地提着一大包东西进了店。

       等菜无聊,泽村挑了张其他人拍的训练时的自己发网上,果不其然,Bakamura又第一时间发了评论——“最近气势很足,继续保持!加油  (。・`ω´・)!”

       噗嗤……

       泽村笑了出声,最近Bakamura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每次都要在评论后加颜表情,要不是语气还是那么认真,泽村都要以为被盗号了。

     “泽村!?”

       御幸表情充满了难以置信,衣架子的他还是让泽村的心有丝波动,收起手机,笑容满满地把菜单递给御幸,“御幸前辈也来这吃?”

     “买东西走累了,就找到这家店了,我要一份炸猪排定食。”

     “嗯,我也是。”

     “最近状态回春,气势不错,恭喜你。”

    “御幸前辈也来帮忙指导我?那我很乐意哟。”

    “那倒不是……”打量如今现在的泽村,没了之前的慌张,不变的笑容里多了份沉淀,御幸眼神放柔,“倒不如说我感觉到了危机。”

    “还有前辈遇到瓶颈的时候?。”

    “最近奥村跟你走得很近,我很着急。”

       泽村撑脸,不可置信眼前这温柔地能溢水的御幸前辈,挑眉打探话里的虚实,而对方诚恳的眼神丝毫不给他模糊的余地。千言万语变成了调侃,“我可再也不想跟捕手谈恋爱了,被引导的感觉有时不太好。”

     “对不起。”

     “嗯?”

       御幸的对不起来得突兀,但是泽村在那一瞬间释然了,不再拘泥于过去的事,一切烟消云散。

      “一直以来欠这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之前没有察觉到你的内心挣扎;对不起,是我没分清棒球和生活,总会用选手的角度看你,明明你受挫的时候需要拥抱,我却以为鞭策你是为你好。以为你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所以自信没人抢得走,但……现在的我很害怕。”

       御幸在自己面前总是运筹帷幄,理智的模样,少有的这样不安,泽村无措地拍拍御幸的肩膀,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我们都过得好呀。”

     “我希望自己还有机会……”

    “机会?”

       御幸清清嗓子,端坐正对泽村,异常认真地宣言,“我想重新追求泽村。无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我都是真心喜欢你,抱着跟你过一辈子的心情生活在一起。但我表达方式不对,让你受伤了。这一次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哭了!请和我交往吧。”

       此时的御幸,已经顾不上仓持说的刷存在感了,偶然能在他们曾经确定关系的店里碰到泽村,御幸觉得这是天在帮他,他要抓住这次机会。

      “啊……第二次在这里接受到御幸前辈的告白,真是不可思议。”

       御幸紧盯泽村的一举一动,泽村眼睛渐渐变得水汪汪的,好几次想开口,害怕眼泪比声音先出动,连忙抿嘴微笑。

       酝酿一番,又是那熟悉的无可奈何的傻笑。

     “我想,我跟御幸前辈还是做投捕比较适合。”

评论(16)
热度(10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