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10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01】【02】【03】【04】【05

06】【07】【08】【09

————————————————————

二十二 

       被导演折腾了近两小时,御幸终于结束了拍摄。略显疲软的他琢磨着接下来找泽村的理由,顺道拐进了厕所,跟奥村撞个正着。

       两人纹丝不动地对视,试探对方的眼神。奥村率先移开,在洗手台象征性地洗手,“听说你向泽村前辈告白了,幡然醒悟?”

       见对手摊牌,御幸也跟着站在洗手台前,凝视镜中的奥村。

     “听泽村说的?”

     “不是他……”奥村用搓起来的泡沫,将指甲缝都清理得干干净净,“泽村前辈知道我对你有成见,不敢告诉我。”

      “我知道……你对我不满。”

      “当然,自家投手自家疼,我不想泽村前辈再因为你一蹶不振。”奥村的眼神里再不明显不过的警告——离泽村远点。

       御幸玩味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嘴角上翘,充满挑衅,“什么时候成你家的投手了?”

      “现在的泽村前辈跟你无关。”

      “哦?跟奥村你就有关了?”御幸侧身站到奥村面前,开始反击,“我也清楚你的心思,你再怎么防也阻止不了我。一个连喜欢都说不出口的人,有什么资格以守护者自居。”

       奥村微微皱眉,原本争锋相对的气氛,因为御幸的话困惑住了。转眼,意会过来,奥村强忍笑意继续对峙。

     “泽村前辈的心防才是阻止你的关键,而前辈对我,没有这层心防。”

       虽然气势上不分上下,御幸心里却对奥村的话产生了波澜。他说的对,泽村现在是能正常自如地跟自己说话,但话里总带着一种敷衍,为了活跃气氛的勉强。跟以前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样一来,自己无疑处于劣势。

     “得到泽村前辈的信任,很容易也很难。”

       奥村站御幸身边,迎上御幸敌意的目光,嘴角一撇,看似温和的笑容蕴藏的嘲讽,不言而喻。

       情敌已经走远,御幸胸中那口气还是无处发泄,只得打开水龙头猛地洗脸。

     “御幸,走,去吃饭。”

      没在意仓持的声音越来越近,御幸对着镜子沉思,任由鬓角紧贴布满水珠的脸颊。

     “你这是在做什么?卸妆也不至于对自己脸这么狠吧。”仓持大步向前拍御幸的背,对方回了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啧啧啧,你这脸黑的是要去吓谁。”

     “心情不好,缓缓。”

     “之前拍摄不还好好的?”

     “奥村直接摊牌警告我离泽村远点。”

     “只是单纯的警告也不至于把你气成这样吧?”

       仓持话一出,御幸气势减半,仰头深叹一声,“被他说中了事实,泽村对我的防备比陌生人还重。”

      “也是,蠢村也不是每件事都会积极正视,被你这么一吓,更是把自己真实想法扔得远远的。”

      “简直是僵局。”

      “走了走了,我请客你们吃饭呢,就你面子大需要我请过去。”

      “我们?”

      “你们三个队的投捕啊,走走走,主办方推荐的店绝对不差。”

 

二十三

       泽村推开包间的拉门,房间里只有降谷和同队的捕手,桌前摆着几碟前菜。

     “降谷,听说这边动物园有白熊,要不要一起看。”

       一听到白熊,困意十足的降谷伸直腰板,眼睛一闪一闪地向泽村投来,“要去!下午吗?”

     “行程表没那么多时间,你看白熊能看一天,十个我都拖不回来你。”

     “嗯……”

     “离开之前我们俩偷溜出去。”

     “喂,你们俩能考虑这里还有一个人吗?”,坐一旁存在感为0的捕手终于忍不住吐槽,降谷亮晶晶地看向捕手,充满了诚意的邀请,“你也要一起偷溜吗?”

      “不……不了……”

        门又被推开,奥村穿着深色暗纹的浴衣,微露胸肌,和式的装扮跟他的金发蓝眼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泽村捧场地大叫:“好帅气啊!小狼崽!厉害!”

     “啰嗦!”

     “但是真的很好看啊,为什么你们定妆都很偶像设定。”泽村想到自己的造型,满满残念,“唉……就不说我那身了。”

     “前辈那身很爽朗,看着很舒服。”

     “行了行了,别安慰我了。”

       话音刚落,御幸推开了拉门,仓持上前说着客套话活跃气氛,御幸跟在身后。见换好装的奥村正杵在门口,无声地移到泽村座位旁边。没走几步,奥村冲到了御幸前面,向泽村身上挤,让泽村扑向降谷。

     “诶,光舟你干嘛啊!”

     “你坐过去,我坐你的位置。”

     “你做我旁边不就好了?”泽村嘴里抱怨着,还是挪了屁股,坐在了降谷和奥村的中间。

御幸一脸黑线,这下好了,摊牌了这个后辈直接跟自己叫板了。本着你膈应我,我膈应你的心理,御幸就坐在了奥村旁。

     “奥村对我这前辈一点儿也不客气啊。”

       奥村抬头,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嘴里蹦出客气又礼貌的话语,“哪里哪里。”

 

       吃到半饱,泽村的嘴又闲不住了,“光舟,你是夜场最后一个拍啊?”

     “嗯,听说是拍什么祭典。”

       喜爱热闹的藤田一听,激动不已,“都初冬了还有类似的活动?还以为夏天专属。”

     “跟当地的风俗有关吧。”奥村又把话转向泽村,“前辈要去玩吗?”

     “嗯?晚上吗?”

     “对,听说今天天气好,可以看到月亮。”

       藤田一听跟着附和,“我要去!我要去!大家一起吧!反正那个时候只有奥村在忙拍摄了。”

      “可奥村只邀请了泽村去看月亮啊,”御幸潜心蘸着新取的三文鱼寿司,话中的酸味傻子都听得出来,当然在座的还真有好几个笨蛋。

        这样的御幸和奥村都是百年一遇,看得仓持乐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今晚的月亮,应该很美吧。”

       降谷看着天花板,冷不丁的一句,却在御幸心里警铃大作。

评论(14)
热度(86)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