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11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写这么长不是牛排的风格,可是还没写完哇——(大哭)

01】【02】【03】【04】【05

06】【07】【08】【09】【10

————————————————————

二十四

泽村还是陪着奥村去了片场,天初黑,不少盛装打扮的人早早来到活动地点,在热闹的街巷里驻足。

“泽村前辈还没好?”

化妆师连声应道:“快了快了。”

拍完跟小朋友互动的镜头,奥村来到临时搭建的小帐篷,等泽村做好造型。原本只需要他拍完即可,导演突发奇想给泽村加戏,让奥村跟泽村在人群中走散,转眼碰到小奥村。

皱紧五官的泽村等化妆师扑完定妆粉,才慢悠悠地说,“我在想……光舟也这样护着拓马吗?”

“嗯?那家伙有什么好担心的。”

定好妆,泽村眨巴眨巴眼睛,上了睫毛膏的眼睛有些涩,酝酿了一阵,泽村将手放在奥村头了,轻拍两下,“谢谢你,小狼崽。”

“嗯?”突如其来的摸头杀,原本还想跟笨蛋前辈说教几句的奥村,呆愣地望着在光晕中绽放的笑容。

“我知道的,光舟其实打心里敬佩御幸前辈。如果不是因为我在这件事上选择逃避,让光舟你认为我会受伤……也不会这么明显地针对他。”

说完,发现不自己说话的风格,泽村调皮地乱揉奥村的头发,扯着嗓子拨开话题,“别总以为前辈不靠谱啊……”

奥村抓住在自己头上做乱的手,微微翘起嘴角,“看来还不算笨,我还以为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别太自恋了,我针对他也有其它原因。”

谁叫御幸一也把他当成假想敌了,他都没有料想到这种乌龙,不刺激一下都对不起御幸。

“啊!奥村桑!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一分钟前不还是好好的吗!?”进来的造型师看到乱成一团的金发,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

泽村一震,心虚地缩角落。

   

按着要求泽村拖着奥村在人群里蛇型穿梭,奥村边跟着泽村的步伐边用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询问,“那泽村前辈有什么打算?”

“不清楚,但不会逃避了,再躲你跟降谷后面也太不像话了。”

“嗯……”

“哦!到白线点了!小狼崽快看那边!”想起之前导演的指示,泽村立马停下脚步,等奥村上前,手指着前方。

镜头推近,奥村眼眸里映着争相绽开的烟花。等奥村再转头,身边已经没了泽村的身影。

“CUT!收工!”

导演一喊,奥村向工作人员鞠躬道谢,兜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泽村。

“那个,泽村前辈刚刚不是应该在这里吗?”奥村问向跟他们最熟络的化妆师,化妆师摇摇头,说拍近镜的时候就没看到泽村桑了。

奥村看着身后的人流,忍不住想,这笨蛋前辈不会是真的被冲散了吧。

 

二十五

泽村按导演动作指完,速度地往右边的摊贩空隙撤移,谁知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往人群中带。慌忙地回头,发现熟悉的背影。

御幸死死扣住泽村的手腕,不停地向人流反向跑。他不敢回头看泽村的表情,听到泽村那声惊讶的“御幸前辈”又觉得发自内心的刺激,肾上腺素不断涌上。仿佛自己就这样带着泽村逃亡到天荒地老。

“御幸前辈……你……你也太能跑了……”

泽村气喘吁吁,弓着腰,身体大幅度起伏。御幸一直保持着扣住手腕的姿势,慢慢转身。

此时是烟花环节,斑斓的光晕撒在泽村身上,御幸细细打量,不禁落到了浴衣散开的胸膛。跟泽村的小麦色相比,没有和太阳日常亲密接触的肌肤,在烟火下白得发光。御幸气结,蹲下来帮他整理领口,还用力将两边合在喉结下。

“笨蛋,好歹浴衣里面穿件T恤。”

“要……要不是你逆向跑……这衣服能乱吗?”

御幸笑笑,认命地接锅,“是是是,我的错。”

“御幸前辈找我什么事?”

“没……没什么事。”

御幸暗叫糟糕,头一次这么冲动。中午被降谷的月亮梗吓到了,又见奥村频频向自己挑衅暗示,生怕奥村借机祭典向泽村告白。御幸一直紧跟着泽村,他们拍摄的时候,也随时注意泽村的方位。结果头脑一热,就抓着泽村跑了。

“今……今晚的月亮真……真美啊……”御幸结结巴巴地说出来,内心疯狂捶地,我在说些什么啊。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泽村没忍住,笑得前俯后仰,最后扶着腰指向身旁店铺,“那边苹果糖第二串半价,前辈我们一起吃吧。”

被泽村笑得满脸羞红的御幸,只好推推眼镜,囫囵地应声,“好。”

烟火进入了高潮,震耳欲聋,连热闹的人声都盖过去了。泽村贴在御幸身后走,为了防止被挤掉,御幸还拉着泽村的衣角,缓慢地来到了商铺前。

突然耳后有人轻轻说,“前辈,让我们给对方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吧。”

御幸诧异地回头,泽村正认真地挑选苹果糖,跟商贩有说有笑,仿佛刚刚是自己的错觉。泽村付完钱,拿着两个苹果糖,笑嘻嘻地递给御幸。

那是御幸这大半年来,第一次见泽村坦然真诚的笑。

评论(10)
热度(85)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