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夏三查 12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慢慢填坑,会努力恢复日更速度,比心

11

————————————————————

二十六

        御幸不可置信地接过苹果糖,转动几圈,跟着泽村笑了,用苹果糖跟泽村碰杯,“那就说好了……”

     “糖都被你撞碎了!”

     “我赔给你,多少都赔给你。”说完,御幸害羞了。曾经是被追的那个人,没有体会过微妙的心情在心里蔓延。有一点点进展,内心就像藏着一根羽毛,让人轻飘飘的,无所适从。

       从未听到御幸说这般情话的泽村也跟着脸红了,不得不承认,御幸的脸和声音足够撑起这中二的情话,还极具杀伤力。

       气氛变得躁动、暧昧……

      “泽村君!!!!”

     “啊啊啊啊啊!”从背后被人举起来,泽村惊得像猫一样缩脖子,成为了人群里的最高塔。

       御幸看看举着泽村说个不停的藤田,又看看身后来的大部队,气得转过身捂脸。

     “泽村前辈!你刚刚跑哪里去了!”奥村发现了泽村,气势汹汹地将泽村拉到自己身后。

     “我……一不小心走散了,正巧碰到御幸前辈了。”泽村小心翼翼地瞟向御幸,又迅速地移开视线。

     “哦?”前辈的反应让解释变得毫无可信度,奥村挑眉看着站一旁转苹果糖玩的人。御幸倒是得意,挑起坏笑对上奥村。起码现在泽村给自己机会了,那优势不比奥村少。

     “好吧……”奥村垂下眼,牵着泽村的手向人群逆方向走,“降谷前辈还在等你请他宵夜呢。”

     “好!”泽村任由奥村拉,没走两步,就停下来转头问御幸和藤田,“要一起吃宵夜吗?”

     “好啊!!!泽村君喜欢吃什么?章鱼烧?还是……”

        泽村没太在意藤田的话,等御幸回复。御幸则直勾勾地瞪着两人牵着的手,这奥村牵手也牵得太自然了吧!问题是泽村居然还没有甩开,这小子下手也太快了。

     “御幸前辈?”

       收回视线,御幸抿嘴微笑,“啊……好!”

 

       仓持接到泽村的邀请后,也跑来跟大部队汇合。打量着御幸手中迟迟未吃完的苹果糖,又发现前方,泽村左右两边被降谷和奥村封得死死的,嗅出了一丝新情报。

      “诶诶诶,什么情况?那边守备这么严实?”

      “泽村答应给我机会了。”

        仓持见御幸盯着苹果糖,周边散发着粉色泡泡实在辣眼睛,连声打断,“收住你恶心的笑容,才给个机会就开心成这样。”

      “起码现在泽村不讨厌我。”

      “他也不讨厌奥村呀,喏,喂章鱼烧喂得多自然。”顺着仓持的视线看过去,泽村把自己盒内的章鱼烧递给奥村,奥村皱皱眉,低下头张口咬走。

       放以前,御幸会觉得只是奥村手上东西太多不方便吃。可现在不同了,御幸整个人都炸了,盯着那颗章鱼丸,充满了嫉妒和委屈。

       泽村从来没有喂过他吃东西!没有!一次都没有!

       被仓持这么一指,御幸愤懑地咬着苹果糖,心里想着如何干掉难缠的后辈。

 

二十七

       最后的外景节目也开始录制了,泽村窝在休息室里刷着手机,最近发照片比较勤,也时常看到Bakamura的评论。

      “记得早睡,睡眠很重要。”

       泽村想着藤田那张喜感的脸,配着严肃正经的话,乐得不行。这几天,Bakamura的评论跟藤田相处的时间段十分吻合,泽村认定了Bakamura是藤田的猜测。

      “泽村君,你居然在里面偷懒。”

      “导演不是还没说开始嘛。”

       藤田也跟着钻进来,跟泽村并排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昨晚吃得太撑了,过了好久才睡着。”

      “那你还留言教训我早睡……”

      “诶?没有呀!我怎么可能教训泽村君!”

        泽村眨眨眼,暗道不会又发生了乌龙吧,翻开手机指着ID,“我以为这是你的ID!还偶尔回复!”

        藤田瞪大眼睛,迅速掏出自己手机给泽村看,“我……我小号叫这个名字!”

        屏幕里大大的一行字:今天泽村四坏球了吗

        四坏球了吗

        四坏球

        了

        吗

        ……

        泽村满头黑线地看向藤田,这家伙一定是自己的黑粉!

      “那个……泽村君!我没有嫌弃你经常四坏!”

      “你不说倒还好!一说我觉得你真的很嫌弃!”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四坏球之后,泽村君的反应超好玩!”

      “别说了!开除粉籍!”

 

       泽村跟着节目组走到拍摄场地,无视藤田在耳边像苍蝇一样地不停解释,想着Bakamura和今天泽村四坏球了吗两个ID,好气又好笑。

      “发生了什么?”藤田一反常态地缠着泽村引起了御幸的好奇,跟上前问道。

        泽村轻哼一声,把对藤田的火集在了御幸身上,“你家投手笑话我!”

      “不会吧,藤田那智商能笑话你?”望着露出委屈表情的高大个,御幸难以置信,笨蛋还能笑话笨蛋!?

       “你!?”泽村炸成了猫目,气呼呼地加快步伐,“你们俩狼狈为奸!”

       “御幸前辈,好像你也被嫌弃了……”

       “闭嘴!还不是因为你!”头疼地问了藤田来龙去脉,解释到最后,御幸也开口追问,“你小号叫什么名呀?”

       “嗯……今天泽村四坏球了吗……”

        四坏球了吗

        四坏球

        了

        吗

        ……

       御幸满头黑线地看向藤田,这家伙是天然黑?

 

       休息期间,泽村回到休息室又拿起手机,想起早上的乌龙,好奇心驱使他去看今天泽村四坏球了吗的账号,里面多半都是写他每次比赛的情况。

       泽村很少在意粉丝说什么,浏览着藤田球迷视角的自己,异常神奇,原来他也是另一种励志人物啊。

       那……Bakamura呢?

       泽村点进了Bakamura的账号,里面空空如也,除了头像是自己的照片,没有任何可用信息。

      看来也是小号呀。

      泽村瞬间失去了兴趣,抓着桌子上的热饮抱着怀里喝,御幸也跟着进来了。

    “还在气藤田呢?”

    “我哪有这么小气,惹不起你XX队。”

    “怎么连带我也怪上了,我家投手可不是他啊……”

      泽村咂咂嘴,想着以前御幸谈着藤田时欣赏夸奖的模样,赌气反驳,“夸得最多的是他……”

    “泽村……你是在……吃醋?”

       泽村正想发作,突然弹出私信界面,Bakamura来了一条简讯:远离御幸一也,他会影响你。

       泽村一个激灵,起身环视四周。御幸察觉到不对,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御幸前辈,我不是很确定……但我好像又被盯上了。”泽村的声音在抖,御幸接过手机看着那条简讯,瞬间明白了现状。泽村曾经被一个类似于跟踪狂的变态缠上过,所以对这类语言反应特别强烈。

     “冷静下来,或许只是他知道这档节目有我参加……并不是指现在。”

     “万一……”

    “没有万一,别怕,有我在。”

评论(15)
热度(76)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