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夏三查 13

◆狗血的破镜重圆

◆全员职棒设定 ooc

12】【11

————————————————————


二十八

 奥村推门而入,发现泽村脸色煞白,眼神游移不定,而御幸拿着泽村的手机紧皱眉头,气氛太过诡异,出声询问:“怎么了?”

“啊!”泽村吓得弹起了身,看到奥村才松一口气,“光……光舟呀,没事,就是有些不舒服。”

“你的样子可不像身体不适的。”奥村头一偏,转向一言不发的御幸,“手机怎么了?”

与这个后辈有了敌对情绪,见他完全一副护小鸡的姿态,御幸同样不客气地回应,“没什么,泽村被一个粉丝恶作剧吓着了。”

“御幸桑!导演有事要跟你沟通一下。”STAFF敲敲门,等着领御幸。

跟泽村独处总是会被打断,御幸不着痕迹地啧了一声,将手机还给泽村。走向前拍拍他的肩,故意在奥村面前咬耳朵,“别担心了,交给我处理就好。”

“好……”

呆呆地握住手机,御幸这样毫无预警地拉近两人距离,让泽村吃惊,心底很奇妙地涌入安全感。

 

调整过来,泽村再次解锁打开那条私信。恰好撞上跟御幸独处这个时机的私信让有过不好记忆的他慌了神,现在单看,也仅仅是一条简单的信息。不过,公众不知道他跟御幸在一起过,顶多是大家偶尔娱乐一下,拉拉CP。

思来想去,泽村用无数的理由说服自己,也无法消除他对Bakamura这个账号的疑虑。

时间也太吻合了吧……

奥村轻咳了一声,泽村抬眼看捂着嘴边咳边刷手机的后辈,才想起房间还有一个人。

“小狼崽?你感冒了?”

对方像个木头一样,坐在那里不远不近地玩手机,泽村感觉到强烈的故意不理他的情绪。

“光舟?”

泽村又小声叫了他的名字,奥村只是应声沉默地望着他。

“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都没事,我还能有什么事。”

听到奥村的语气,泽村凑过去小心翼翼地问,“生气了?”

奥村轻哼,终于正眼看泽村,“这才几天就向着他了?刚刚你脸白成那样,明显是有事,还跟着他一起跟我打哈哈,真出了事怎么办?”

“就……那个叫Bakamura的账号,你记得吧?”奥村一听到这名字顿了顿,态度软化不少,放下手机,安静听泽村说,“上午得知不是藤田的小号,本以为是一个好笑的乌龙。结果刚刚跟御幸前辈独处,他突然发了一个这样的私信。”

“远离御幸一也,他会影响你,”奥村念出内容,一时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应对,短促地吐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是他……”

“谁?”

“御幸一也。”

“完全不像御幸前辈的风格。”

“说话语气可以随便变,但是他那些意见的角度和风格很有前辈的样子,理所当然以为那是他变相了解你的途径。”

“所以这个人发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奥村扯了个笑,起身拿桌子上准备的茶点,扔给了泽村,“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都不用太担心,他不会伤及你的安全。”

“你这么确信?”

对于泽村的反问,奥村垂下眼,若有所思,“至少这点能保证。”

 

拍摄结束,泽村和奥村接到电话,急急忙忙买票回去集训。

御幸收工后,转悠了一圈都没发现泽村,一问STAFF说人走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亏自己刚刚还让造型师抓了一下发型。

泽村默许了他的追求,但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太磨人了,无法明确泽村的心情,时常让御幸忐忑不安。而这种心情御幸以前从未体会过,回想之前相处的日子,泽村给了他太多安全感。向仓持问起,仓持只笑他终于开窍了。

“怎么,不开心啊?等会儿我们小聚一下。”

仓持勾着发呆的人的脖子,盛情邀请。

“没什么……对了,之前拜托你查的,查到了吗?”

“Bakamura?不是发你邮件了吗?又不是什么麻烦角色,一查就明白了。”

御幸掏出手机,翻到仓持发他的邮件,浏览一遍,飞快看了眼身旁的人,“是他?”

“我也没想到是认识的人。”

“看来我很不受待见啊,让这么多人紧张泽村。”

“都是小事,只要知道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就行。”

“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呀,就该在这上面吃点苦头。”

      御幸把邮件删除,将全身重量压在仓持上,“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聚吧。”

     “……”

 

二十九

泡澡出来,泽村取出冰箱里的牛奶,软瘫在沙发上。哪怕习惯了这种强度的集训,他还是累得不行。

打开电视,正放着新季度的恋爱剧,泽村懒得换台,拿起手机各种刷新信息,时不时抬头看看剧情。

剧里的男女主,上演着老套又抓人心的壁咚,慢镜头一放,可把泽村的好奇心勾了起来,这到底是亲还是不亲啊,能不能快点。男主并没如泽村期待,坏心地用两指轻捏女生的脸颊,让对方嘟起成了鸭子嘴。

只想重重地大唉一声的泽村,脑子里飞快闪现出御幸的脸,双颊立刻绯红。以前自己去索吻,御幸也是这样逗他,笑得跟剧中男主一模一样。

行了行了,被戏弄了还脸红个屁呀。

突如其来的羞耻感,让泽村抱着膝盖捂紧自己的脸,不服气地换台继续刷手机。

虽然跟御幸也算是和平相处了,两人关系也不温不火。要说心里真对他没有期待,泽村也不会这样,时不时看看有没有新信息的提示。

心里却放不下那点儿小自尊,太过容易地答应,那这半年的行为不就显得自己是个自讨苦吃的笨蛋了么。

倒在沙发上,泽村自暴自弃地想:不管了,我就是一个笨蛋。

 

私信界面又弹了出来,泽村看到Bakamura本能打了一个冷颤。

上次拍摄之后,Bakamura安静了很久,后知后觉的泽村就把这归为御幸的功劳,如今怎么又跳出来了?

屏住呼吸,泽村点开他发的照片——御幸提着东西在找钥匙开门,泽村一眼认出了,在御幸隔壁是自己房门。

一个翻身,泽村坐立起来,吃惊地看向玄关处。

 

御幸正在看比赛录播,门外不间断的敲门声让他不满地皱眉,这么晚了,谁家孩子敲错门了?

起身来到门前探猫眼,看泽村神情困惑地敲门,御幸惊得后退几步。

思索了一番,还是打开了门。

泽村还在门前思考敲错门的措辞,见到开门御幸探出身子,嘴也结巴了,“御……御幸前辈……真的在我隔壁?”

“啊……嗯……那个……先进来吧!”

“打……打扰了。”


评论(4)
热度(65)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