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非实在空间

▲最近加班累瘫的咸鱼一定要把这个梦里的梗写出来再睡
▲经不起科学推敲的现象
————————————

         泽村猛得睁眼,渐渐熟悉了这种感觉。不急不慢地起身,在狭小的单人床上再一次出现了御幸的影像,前辈床上的东西与自己的重叠又互不干涉。
         "仓持前辈!"
        仓持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嗯,抬头望了一眼泽村的床铺
         "你真的看不到我床上有什么东西吗?"
         "除了你的袜子快掉下来,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所以大家是真的看不到……泽村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此时御幸也在被窝里,他跟御幸面对面侧卧。
        "御幸前辈这么晚了还不睡……明明眼睛就不好了,还躺着看手机。"
         "泽村……"
         "诶!!!!"
         "泽村你鬼叫什么!睡觉!"
         泽村捂住自己的嘴,被御幸意外接上的话吓出心脏病。拍拍胸脯,小心翼翼地窥探御幸的手机内容。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看到的……嘴上反复催眠自己,泽村凑到御幸身边好奇他跟谁还在聊天。
      「这个演员长得很像泽村。」
      「发我邮箱」
         泽村盯着来信备注,被莫名其妙的对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算了,还是睡吧。
        
         又一次御幸讲座,泽村望着御幸的床铺出神……别人不会注意御幸床的死角有没有东西,可是泽村再清楚不过,御幸前辈枕边有一个娃娃机抓出来的柴犬玩偶,跟他形象怎么都不搭的。
         "泽村,你怎么了?今天一进来就心不在焉。"
         "御幸前辈昨天跟成宫鸣发了短信吗?"
         "你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我怎么答。"
        泽村想了半天想不到合适的措辞,转头问向奥村少年,"小狼崽,你昨晚十二点才回寝室的吗?"
         "你怎么知道?"
         "哼哼~我梦到的,你妈妈还给你打电话了~"
         "少骗人,你是不是路过偷听?"
        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泽村开始为自己的清白辩解: "那个时候我早睡了!对吧,浅田!"
         浅田草草应了一句,泽村开始装疯卖傻将话题糊弄过去。
        他的床在晚上某种意义上就是御幸前辈的床,甚至他能感知到另一个寝室发生的所有。

         又是熟悉的感觉,泽村早早蹲在床上等待御幸前辈的出现。
         今晚寝室就只有御幸一人,黑暗中,御幸的手机屏幕投在镜片上的影像有些微妙,因为御幸戴了耳机,泽村只好再次凑近看前辈的手机。
        泽村开始有了每次看御幸前辈的手机就会有新发现的认知。
        这一探头,泽村还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因为御幸正在看的是基片,顺着看下去,前辈的手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
        正在泽村混乱地寻找吐槽点时,御幸夹杂着情欲地轻声呼唤,"泽村……"
        泽村嘴一歪,好奇心占据了思考。再一次凑过去,跟御幸一起看视频。
       御幸前辈为什么会对这种片子感兴趣…

后续请刷IC卡!么么!晚安!

       
       

评论(10)
热度(7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