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花火 8

      答辩过了就来填坑了,连更两章!

BGM: 三代目j soul brothers-花火

【1】【2】【3】【4】【5】【6】【7】【8】【9】

 ´●________●`


       内心的隔阂是距离的开端,泽村跟御幸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倦怠期。

       虽然那天御幸找到了泽村并好好解释整个事情经过,泽村听到御幸解释所遇到的事情,又开始心疼御幸心理和身体担负的压力。人总是很奇怪,明明觉得很气愤明明觉得自己有理,却在听到解释后烟消云散。泽村意识到御幸在一个自己未知的职棒世界里拼命,他这么累自己还在耍小性子。渐渐地有些话便停在了嘴边,无法像以前那样肆意无所顾虑地聊天。

      「我想跟他在一个世界」回到青道的泽村暗自立下决心,开始带队进军夏季大赛。

        忙碌的御幸也发现了这一点,泽村有时候会用近乎忧伤的表情看着自己发呆。每当这个时候御幸就把泽村紧紧地抱在怀里。并不像两个在校园时那样的轻松自在,现在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有人看着。御幸明白泽村内心的委屈,也恨自己并不能牵着他的手告诉别人他的爱人是泽村荣纯,有时候会在思考自己做的决定是不是错误的。现在做的只有忍耐,等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让泽村不受伤害地站在自己身边。

       虽然两人各自有各自的烦恼,但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享受短暂又甜蜜的相处。只是泽村没想到分离来得如此突然。


       “师傅!”正在训练的泽村看到了围栏外的克里斯,惊喜地高高地挥着手臂。 

        休息的时候泽村跑出来见克里斯:“师傅!你回来了?”

      “回来处理事情,顺便来看一下青道”,克里斯宠溺地看着蜕变后的泽村,“没想到泽村都成了可以挑大梁的队长了”

      “嘻嘻,如果没有师傅恐怕我还没法站投手丘!”

     “你跟御幸在一起了?”

     “师……师傅怎么知道!”

     “当初御幸发邮件跟我说的”真是一封挑衅十足的邮件呢。

     “真是的……”泽村”噗嗤”一下笑了,没想到御幸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师傅别理他,他明明知道你对我没意思,还要这么秀。”

      “他对我的敌意可没少啊”

     “师傅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泽村不知为何自己回想起给克里斯告白的场景时总是想着御幸给自己告白,果然自己的心都被那个四眼混蛋占据了呀。”但我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无形地被御幸占据着。师傅,他是不逊于你的捕手哟”

     “是么……他是你的捕手啊”

     “荣纯!”跟克里斯聊得真起兴的时候,今天休息的御幸也来到了青道。

     “没想到他今天也来了呢”泽村笑着跑去迎接御幸,“今天克里斯前辈回来了,你们要交流经验么,反正都是大联盟!”

      “笨蛋,概念都不一样。”揉了揉泽村因跑过来而凌乱的头发,两人慢慢走向克里斯。

     “御幸,好久不见”

     “啊……克里斯前辈好久不见。”

       克里斯看着御幸防备的眼神思索还是不要呆太久,转身对泽村说,”我去跟教练叙叙旧,你们慢慢聊。”

      “师傅再见!”

     “克里斯怎么突然回来了?”御幸看着克里斯离开,若有所思地问着泽村。

     “说是回来处理事情”泽村戳了戳御幸的脸蛋,”你今天怎么来了呀~”

     “来看你啊,最近你都不在。”

     “走吧!去接我的球” 泽村说着便带着御幸去了室内训练场。

 

     “最近你短信也回得少了”御幸举着手套,准备看泽村最近的投球。

       泽村没有注意到御幸的心情开始微妙的变化,专注于投球,“我们两个都人比赛的嘛,我引退了就天天烦你”

     “nice ball!球威不错嘛!”

       难得听到御幸在棒球上夸自己,忍不住得意地来:“当然每天拉着光舟陪练,还是得有成果的啊!”

     “每次光舟光舟的!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你啊!”
       突然接到御幸愤怒扔回棒球的泽村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举着手套抓着球呆呆地看着御幸。

   “抱歉,荣纯!”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御幸立马道歉,“因为不在你身边,我总是害怕你被克里斯或者奥村抢走”

     “我并不知道光舟的事……”

     “抱歉,今天看到克里斯回来了我受不少刺激。”御幸别过头神情纠结地看着地板。
     “其实我比你更害怕”御幸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着泽村,发现他又是那副近乎悲伤的表情看着自己。“至少光舟并没有像美芽那样主动追求,每次看到有女生黏着你我心里不舒服,可是我没办法对她们说你是我的。渐渐的关于你的事儿我开始摸不透,而她们都知道!!!”
     “你明知道我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不会回应她们。可是有些东西经不起窥探,更经不起时间距离的考验。我们的交流越来越少,我每次给你说我在青道的事,你有对我说过你在职棒的生活么。你的情况我并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的时候我内心很矛盾。”
      “我怎样做才能让你安心”
      “我们都没错,只是这种相处方式让我们都惶恐不安,为了维持表面的和谐压抑自己内心的恐惧”
        没触及到泽村敏感的一面御幸有些措手不及,心疼地看着要哭出来的泽村:“这段时间你觉得开心吗?”
      “老实说……更多的是担心吧”
      “那就分手吧”
        泽村本来以为只是两人的吵架,却没想到听到了分手。脖子像被人掐住了一般窒息感,艰难地开口,“你说什么?”
     “泽村,我们分手吧”,泽村看着那双眼睛透露着球场上那股坚定,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御幸一也,你认真的?”

     “恩……你想好再回答我,我尊重你的意见”

     “喂,御幸一也,你弄哭我们队长了”突然一只手套横在御幸泽村之间,光舟直接用身体挡住了泽村。泽村下意识躲在光舟身后,颤抖的身体从后背传给了光舟信息。
     “我们俩的事轮不到你来说”御幸冰冷地看到光舟,示意他不要插手。
     “是轮不到我,但是他为你的职棒生涯担惊受,怕自己被曝光,怕你太辛苦。这种偷偷摸摸的恋爱真的给泽村幸福了么!”
     “别说了……光舟”
     “对不起,可能我只是一个喜欢泽村的旁观者,可能我现在的发言对于你们两人来说是很突兀。但是本该不掩饰自己情绪的泽村已经很久没有肆意大笑过了。”
      “是嘛,荣纯果然不快乐啊”,御幸突然明白了泽村所说的她们都了解而我却一点儿都不了解你的那种感情,是什么导致他们走到这一步,“荣纯……我尊重你的选择”
      “御幸一也,我不后悔爱过你。可为什么要放开我的手”      

      “就怪我没办法兼顾你和职棒吧”

      “御幸一也,是你不要我的。”     

        分手并没有哪一方会开心。御幸走出室内训练场,才发现风吹得自己脸生疼。摸着自己的脸才发现已经泪流满面。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明明只是想抱紧哭泣的荣纯啊。

        这下,我彻底失去了我的太阳。

 


评论
热度(47)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