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完结】花火 9

       总是跟9很有缘,写完花火一直是我的心愿,没想到真的写下来了,15年的时候一直卡着写不下去。当然后面还有花火的番外!

BGM: 三代目j soul brothers-花火

【1】【2】【3】【4】【5】【6】【7】【8】【9】

 ´●________●`

       “三年真是快啊!”泽村漫步在青道训练场外开始回忆起这三年的种种,无奈发现回忆里除了棒球,青道的队友,还有一个刻意回避也忘不了的人。

       “御幸……一也……” 想到那个人,泽村垂下了眼。

       回忆里都不肯放过我啊……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连吵架的根源都忘记了,只记得他最后那一句”就怪我没办法兼顾你和职棒吧。”,然后御幸就走了。心像被掏空了一般,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就这么没防备地走了。泽村开始怨恨他半路甩开了自己的手,发誓要比御幸站在更高的地方。这份执念驱使泽村跟着春市参加了职棒的选秀会。泽村本来打算跟春市一样进入中日的队伍,却阴差阳错被巨人选中了。

      “荣纯君在这儿呢,知道自己入选了太兴奋了?”

      “小春啊~前段时间我还在为夏甲奋战,如今却是在围栏外了。想着刚进来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训练,结果二年级你还老嫌我烦!”

     “准确地说是嫌弃你的智商”

     “说得这么直白太伤我心了!”

       春市看着泽村渐渐变得成熟稳重的侧面,故作轻松地说:“荣纯君被巨人选中了,那不是跟御幸前辈一个队伍了。”

     “是啊……没想到被巨人选中了”

     “那你还会跟他在一起么?”

       泽村听到这儿,无奈地笑道:“连你也知道这事儿……”
     “其实就我跟奥村知道……既然不会在一起了,那我有机会么?”

     “小春……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二年级的时候看着荣纯君跟克里斯前辈告白不止御幸桑和仓持桑哟,我也看到了”

     “我告白得是有多失败啊!”  

    “其实并不想让你知道的。我很自私,我不想你的内心没有我,不想你的眼中没有我。”

     “小春……”

     “我也很开心,因为喜欢荣纯君我虽然仍然追逐着哥哥的背影,但终于选择跟哥哥不同的人生轨迹。”

        春市扯着泽村的领带,让泽村身子因为外力跟着向前倾,然后强硬地吻上了泽村。

      「亲吻喜欢的人原来是这种心情」碰到泽村柔软的唇,春市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喜悦。
      “小小小……春?!”
       看着泽村不知所措的惊恐脸,春市笑着边整理他的领带边说:“算是我喜欢了你三年的吻别吧。等我放下了执念,我想依然是你身边的小春。”
      “小春就是小春……这点不会变。”

     “荣纯君,你也放下执念吧。这半年你过得快不快乐你自己清楚,算是对自己的解脱吧。”

     “我会的。”

    “那么……以后球场上见!”
    “放下执念要是那么容易,你也不会守护我三年了吧。” 看着春市的背影泽村感到了无力,有些现实是自己不愿意直视啊……

——————————————————————

     “我是泽村荣纯,投手,来自青道高中!请多指教!”

     “真是个有活力的小伙子啊……”

     “挺想见识他的怪癖球的。”

       入队的第一天,新人们被安排与选手们见面,依次介绍自己。御幸在他们入场时就看到了泽村,咬着下唇抑制自己想喊出来的冲动,安静地看新人们介绍。

    “哦呀!没想到泽村君也进队了”解散后山田直接上前搂着泽村脖子,让泽村跟着自己去训练场,“喂!御幸!你家学弟来了你都不招呼!”

     “啊,泽村很厉害呢”走在前面的御幸听到山田的话,转过身微笑地看着泽村。

     “嗯,主要是还想让御幸前辈接球。”

     “你们俩个假惺惺地客气什么呀,走!一起去训练!”

     

     “抱歉,我并不知道你跟御幸那家伙闹掰了”泽村和山田坐在看台上,吃着饭团。山田一开始就很好奇为什么泽村进队了,御幸并没有表现出以前那种亲密感。约泽村吃饭才知道因为一些事儿两个人关系不如以前。

      “也不算闹掰了,现在可能就只是前后辈关系那样的”

      “哥哥真是的每次都要我跑腿拿东西过来!”身后出现了熟悉的女声泽村仰着望上看,看到倒着的美芽。

      “抱歉抱歉”,山田苦笑地起身接过东西,美芽也看到了起身的泽村。

      “啊!泽村君!!!你今天进队了呀~”,激动地扑到泽村身上,挂着泽村脖子。

      “是……是呀……只是美芽你可不可以不要吊着我。”

      “喂!美芽!女孩子要矜持!”田把美芽拉下来又一次教训她。

      “不要!泽村君超可爱的,而且特别温柔,这就是你的妹婿啦!”

       面对曾经对御幸展开恋爱攻势的美芽居然亲昵地抱着自己并表白的情况,泽村有些不明所以,“那个……美芽你转移目标有些快啊……”

      “才不是呢!上次你送我回家就觉得泽村君好温柔,然后进了泽村后援会才知道泽村的事迹,真是很坚强很厉害呢!”

      “什么!我居然有后援会?!感觉在青道女生人气都被降谷和二年级那家伙抢光了啊。”

      “才没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泽村,我们学校都有很多呢!”

      “那我为什么每次节日我一个礼物都没收到过。”

      “可能觉得你太蠢,送了礼物也不知道心意吧。”

      “……一点儿都不算夸奖啊”

      “山田,泽村……训练时间到了”御幸淡淡地看着看台上的三人,说完了就转身回训练场。

       山田无奈地拍拍泽村肩膀说道:“走吧!泽村”

    “好”

——————————————————————

 

       在巨人队的时间不长不短,泽村跟御幸的相处也不咸不淡。

       泽村的性格很容易跟大伙打成一片,御幸有些时候羡慕能跟他亲密相处的队友。自己想要跟泽村说话,想要提醒他不要过度训练,可并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姿态去开口。看到泽村进巨人队,御幸就感觉自己平淡的生活再次起了涟漪。是的,想念了半年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种幸福感让御幸想冲上前抱紧他。然而想到两人分手的原因就像被泼了冷水一般,明明人在自己面前却什么都不能做的苦涩,第一次这么悔恨自己的冲动。

       本来不太想参加什么花火大会,怕看到情侣自己更加受刺激。又因为山田苦苦地哀求,御幸只好抱着陪同的心情去了。

     “看到没!这样才能捞金鱼!”漫步在有些拥挤的街道,御幸在一个小摊旁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蹲在小池旁教小孩子捞金鱼。

        这个笨蛋还是没有变啊……御幸不由自主地走到穿着藏青色浴衣的泽村身边蹲下,“喂,泽村要不要比比谁捞得多?”

      “御……御幸……”本来兴致勃勃地教小孩子的泽村看到御幸就不自觉地僵硬了。

      “没想到你会来花火祭啊……是陪美芽来的?”

      “没,小春约我来的,结果被尼桑拉去比打气球了。”泽村小声地回答,手上捞金鱼的速度也加快了。

     “还以为美芽跟你一起呢,最近她来看你看得可勤。”

     “明明是你曾经的追求者干嘛八卦我!”

     “泽村太受欢迎了,太多人喜欢让人有些困扰。”

       听到御幸说出有些暧昧意味的话,泽村假装冷漠的心开始动摇,放下捞金鱼的工具转头不去理会御幸,“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啊……”

     “听说半山腰的风景看烟花不错,有没有兴趣一起?”

    “好”

       本来阴森的树林也因为无数的情侣在场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泽村笑着调侃企图化解无言的尴尬,“没想到我们能心平气和地在一起看烟花”。
      御幸沉默地看了泽村一阵,闭眼深吸一口气:“泽村,对不起”
      随着御幸的道歉,”啪”地一声,金色的轨迹升上高空变成了灿烂的火花。泽村不可置信地看御幸。有时候真的只是欠一句话,听到御幸的道歉,泽村内心的所有怨恨一下子释怀了。真是没用呢,泽村心里骂着自己的心态变化。 “为什么要对我道歉?”
      “我并不知道我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但是泽村……其实……我一直爱着你,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从未变过,也许因为分开更加深刻意识到我根本离不开你”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要说分手,为什么我进队了见到我是一副陌生人的样子。那个敢作敢当一直以挑战着自居的御幸呢!”

     “泽村……我”,面对泽村的控诉御幸心里早有准备,可没想到看到泽村要哭了的表情心里还是那样钻心的痛。

     “如果……如果不是我坚持进职棒,不是阴差阳错被巨人选中,是不是我们就这样错过了!”
      “荣……荣纯?”

      “没错,我是为了你进的职棒。现在我又重新回到你的世界了,这次……你一定不要放开我的手”,泽村展开双臂对着御幸,那比烟花还灿烂的笑容让御幸差点以为又是梦境,深怕泽村消失般地抱紧他。
      “对不起……荣纯,对不起……对不起”,从来没见过御幸哭过的泽村听到了耳边几乎绝望的哭腔,“我不该放开你,明知道你是赌气我却答应了,说什么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是给自己推卸责任。这半年每看到一次烟花就想去见你,又害怕面对你。明明是我说过牵着你的手走下去,可是……可是……”
      “怪就怪年轻气盛的我们吧”,泽村深吸几口气,企图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可是它已经任性地打湿了御幸的肩膀。
     “没错过泽村真是太好了”,御幸用几乎要勒断腰的力度紧紧抱着泽村,“有你在真的太好了”
       听到御幸这句话,泽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这半年的委屈苦涩堆满了眼眶。“是呢,没错过御幸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泽村,我爱你”,御幸确认似的咬住泽村的唇瓣反复吮吸,泽村也将舌头探入御幸口中激烈地回应,感受彼此苦涩的泪划过,紧紧相贴的身体以及因强烈的情绪无法宣泄引起的身体颤栗。       
      “我们明天只能带墨镜了”,泽村吸了吸红红的鼻子,嘲笑把眼睛哭成了核桃的御幸。
      “恩……”
      “喂,好歹说句话啊”,发现御幸的头一直窝在自己的肩膀上,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就让我再这样抱抱你。”
     “一也,我就在你的面前,你也在”
     “恩……”
     “职棒明星御幸一也居然会哭得这么惨,我一定记一辈子”
     “只要你在我身边,笑一辈子都行。”
      “我们俩总是跟烟花有缘呢”
      “因为烟花下的荣纯总是很帅气,总是这么坦率直接”
       “你再这样抱我,我要喘不过气啦!”
       “抱歉”,御幸松开泽村,改牵着泽村的手,“荣纯,我感觉很幸福”
       “啊……我也是”,泽村红着鼻子回了一个大大的不算太好看的笑容。
        两个人牵着手,下山穿越热闹的街道走向御幸的家。
   

     “啪”地一声绽放,”咻”地一声消失在夜空。恋爱的花火点亮两人的心胸,不断涌上地爱意不希望他消散,只可惜没有永恒绽放的花火。所幸在花火消失前我紧紧地抓住了你的手。 

 

评论
热度(63)
  1. 玉萍动漫迷MINATO 转载了此文字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