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Stop!快变回来!

       本来打算休息一段时间补番,脑洞比我计划还快,又想开新坑了。初中(好遥远的年代=  =)的时候看过驱魔一篇拉神互换身体的同人,我至今都记得他们互换身体后对付恶魔的搞笑剧情。

       然后发现这个梗可以写很多,就干脆来一个点文吧!亲们想看钻A哪两位互换身体呢?以及什么特定桥段呢?

´●________●` 

 

     “喂!泽村!今天不早起跑步么?” 

       御幸感觉到有人用脚踹自己屁股,想着那个一年级平时也没这么大胆子,今天是胆儿肥了?无视被踹好几下屁股,拉了被子侧过身继续。

    “泽村起床了!!!”

       有些起床气的御幸被吵醒后气压特别低,起床找枕边的眼镜,准备用眼神杀死吵醒他的人。

      “别磨磨蹭蹭的了,你在床上找什么呢!”

      “仓持?!你怎么在这里。”御幸发现自己不戴眼镜就看清了床边一脸不耐烦的仓持,以及自己身处五号室。

     “泽村你今天玩什么鬼……”

       泽……泽村?御幸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睡衣是泽村的红白体恤,又扯开睡裤往里看。嗯……不是我的尺寸。等等!我现在变成泽村了!?

     “见鬼了……仓持,我是御幸。”

     “我看你是欠摔!”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虽然每次看仓持摔泽村自己看着好玩,自己被摔简直痛死了,这家伙没有被摔傻简直奇迹!

       经过仓持反复地确认,终于认同了这个披着泽村皮的御幸。为了确认情况,两人决定先去找御幸的身体。

 

     “小春!”

     “御幸前辈,你不用这么亲切地叫我。”

      “不对!小春!我是泽村啊!!我现在怎么办啊!!!”

      “嗯嗯啊……你模仿得挺像的,难道前辈你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小凑,你那边是御幸么?”,仓持跟御幸找了一圈,终于在室内训练场看到在春市面前双手握拳喋喋不休的御幸身体,风格别具一格。

     “啊,仓持前辈。你们快让御幸前辈结束这个惩罚吧,他老说自己是泽村,我招架不住。”

     “啊!你是谁!怎么冒充我!”

       御幸习惯性扶了扶眼镜,在三个人看起来特别像平时欠抽模式的泽村:“我是御幸,你占用了我的身体”

      “所以你们两个是互换了身体?”仓持看着熟悉地两个人做着对方习惯性地动作简直刷三观。

     “所以我们今天该怎么办啊”,看到自己那张脸做出了泽村特有的纠结表情并发出咆哮,御幸也决定闭上自己的眼睛。

     “训练也成问题,荣纯君这样子不并能接球”

    “你们怎么不担心御幸这个家伙能不能投球!!”

      无视泽村的控诉,仓持建议道:“今天你们两个请假好了,先找法子怎么变回去吧。”

     “只有这样了,今天先混过去。喂!泽村!记住!你不要激动!不要大惊小怪!”

     “知道了!知道了!”

  

       试了很多法子,两人并没有变回来。抓狂的泽村差点要学自己以前看的《山田君与七个魔女》用KISS交换灵魂,被御幸无情地拒绝了。当然,谁会想看到自己的脸吻自己啊。

       到了上课时间,御幸交待了好几次泽村注意事项才放心去了泽村的班级。

     “喂,泽村。你今天怎么请假了?”金丸看泽村进教室,便好奇地问。

御幸想了想平时泽村说话的语气,突然立正像报告一样:“最近投球出了问题,被御幸一也拉去单独训练了”

     “你这家伙好歹叫人前辈啊。嘛,总比平时的四眼混蛋强!”

     “对对……四眼混蛋”

     “呐呐!泽村君!最近有看连载的《害羞的她是长头妖怪》了么?”突然看到凑近的女生,笑眯眯地讲述着自己听不到的剧情。感叹泽村女生缘好的同时也在思考怎么回复。

      “诶?泽村君没看么”

      “啊,最近太累了就没来得及看”

     “平时看到泽村君总是很元气的样子,看来最近真的很辛苦呢。你有空了我们再讨论吧!”

       “好的。”

 

      “喂,东条。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泽村有些怪怪的?”

       东条看着课间悄悄凑过来的金丸,又看了那个安安静静地撑着头看窗外的泽村,“嗯……安静了好多,看起来也不像受打击的样子”

      “最诡异的是他没有睡觉,而且数学老头的问题他回答上了。天,他的大脑开始开窍了?”

      “对啊,那道题这么难。难得连他的大脑都是怪癖型?”

      “而且课间还会时不时坏笑……这是被御幸前辈传染了么?”

      “谁知道呢……”

 

        相对于这边的安全渡过,仓持就看着披着御幸皮的泽村如何颠覆御幸的形象。

     “御幸同学……”

       看着老师停下来盯着趴在课桌上睡着的泽村,语气已经预示着怒气值,仓持连忙用笔捅了捅前面的泽村。“喂,泽村醒醒!”

     “御幸一也!”

       被拍书声和老师的怒吼吓醒的泽村脱口而出,“啊!叫那个四眼混蛋做什么!”

     “请你这个四眼混蛋给我站到走廊去!”

     “对不起!老师!”

     “噗嗤……”班上很多女生看到平时精明略有距离感的御幸,睡着了有这么可爱的反应,忍不住笑了。

     “这个笨蛋!”仓持无力地扶额。     

     “御幸同学,你平时训练很辛苦么?今天你都睡着了。”课间有一个女生鼓起勇气跑到御幸面前问。

     “啊,毕竟带一个队伍嘛。不过我们队伍很强哟!”泽村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地露出灿烂的微笑。

     “今天御幸同学变得好开朗呀,笑得好可爱”

     “对啊对啊,刚刚那笑容超治愈”

       仓持作为一个旁观者默默看着泽村身边越围越多的女生,默默吐嘈:“这算是好坏各半吧。”

      

       放了学的仓持跟着交换身体的两个来到了五号室

    “呼!当一天御幸简直太难了!池面受欢迎程度果然不能比”

    “你那根本不算当御幸”仓持忍不住吐嘈起来。

    “他今天做了什么?”

    “上课睡觉,回答不出问题,在走廊罚站,跟女生搭讪,给班上同学安利漫画,顺带刷了一下我们班女生对你的好感度。”

    “泽村……你忘记我说过什么么!!!”

    “我很努力地当你了!努力克制自己了!”泽村被拆穿了也不示弱,对着自己的脸说,“我还听金丸说泽村今天变特别奇怪呢!还挂着坏笑,你是看到了什么!”

       仓持看着两个人要吵起来了,直接一人头上一个包,“好了,现在想想有什么法子把你们变回来吧”

    “反正方法都想光了,先试试KISS吧!万一你就是魔女呢!”

    “喂喂,你是多喜欢看漫画啊。算了,不就是亲吻嘛!闭眼亲就是了!”

    “我还没说那是我初吻呢!吻你这个四眼混蛋!”

      仓持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两个头往中间一按。

    “唔!”

    “唔!”

       泽村看到自己眼前变成了御幸,便激动地大叫:“我就说嘛!早亲了我们早上就可以练球了!”

     “闭嘴,我去洗脸。等会儿训练!”说完,御幸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寝室

     “我还没嫌弃你呢!”泽村对着已经关上的门咆哮。

 

        训练前更衣室出现一声熟悉的咆哮,“御幸一也!!你对我身体做了什么!!!!!”

        可能这就是御幸坏笑的原因吧。(笑)

评论(12)
热度(77)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