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钻石王牌】关于青道的十大猜想 03-04

啊啊啊啊啊,居然200fo了!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要不下一个猜想大家点文点梗好不好~好想玩!(喂)

这次私心想让两个池面放在一起,多养眼呀~

♥_________♥

03如果御幸日常不戴眼镜+04如果仓持把刘海放下来

  “泽村……你有发胶么?我发胶用完了”仓持苦恼地看着眼前到鼻子的刘海,没有发胶怎么出门啊。

  正在穿内衬的泽村刚好衣服卡在脑袋上,声音闷闷地从内衬传来:“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晚上训练完了我给你买吧”

  “啧,把你夹刘海的夹子借我吧。”

  “哦……噗~”想着仓持前辈要用自己做作业用来夹刘海的夹子出门的美好画面差点儿没忍住,憋着笑把自己的夹子给了仓持。

  “你笑什么……啊,这样也没法出门啊!”额前的杂毛太多,有几根呆毛调皮地冒了出来。

  “哦~~~像两根龙虾须须~~啊!别打别打!”

  “你烦死了!”用胳膊扣着泽村的脖子将自己不满的情绪发泄在这个不知死活的笨蛋上。

  泽村挣扎着起身,得意地说道:“哼哼~这个时候就需要泽村荣纯大人上场了!来,我帮你剪刘海”

  “你……行么?”

  “你看看我的刘海!都是我自己剪!”

  看着泽村那蓬松柔软的发型,脑补到自己头上居然让仓持打了一个冷颤:“我怕你剪残了……”

  “别废话了,降谷肯定都去跑步了!忍耐一天,训练完了我给你带发胶!”

———————泽村理发师时间————————

  “嗯~不错不错~仓持前辈经过我这双手的拯救变帅了呢!”

  “你让我顶着泽村荣纯式的刘海╬╬╬”最不希望的结局果然发生了,仓持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在跳动。

  “跟我一样帅气不好么?”

  “我现在在生气你没看出来?”

  “完全看不出来也……难道是挡住了额头和眉毛看不到?”泽村凑到仓持跟前认真盯着他的脸,结果被仓持一把扣住,“啊!!为什么帮你还要打我!!我好委屈!!!”

 

  “诶,御幸……你的眼镜呢?”仓持看到没戴眼镜的御幸挠着头一脸困惑来到训练场。

  “我的眼镜找不到了……只有训练完了再找找。”御幸看着仓持的发型,画风突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这是你的新发型?”

  “一言难尽。”

  “你们两个这是……是从良了?”前园看到两个带着青春池面的气息以及好奇围观的妹子们来到了训练场,感觉到了前所未闻的孤独。两个人换风格都不带自己,好歹自己也领队啊……

  “啊咧咧~御幸一也你的眼镜呢?那是你的一切啊!”发现新大陆的泽村抱胸绕着御幸左看看右瞅瞅,盯得淡定的御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住泽村的前刘海,挑眉道:“喂,对于你来说我就是眼镜么”

  “不不不不不,是眼镜和手套!”

  “……”被泽村的回答弄得一时语塞,只好转移话题,“为什么你不惊讶仓持的头发?”

  拨开御幸的手,泽村梳理自己前刘海特别淡定地说道:“天天在一起什么样子都见过,有什么好惊讶的。而且这么帅的发型还是我帮仓持前辈剪的!”

  “我真是谢谢你啊!”,仓持看着泽村一副得意求夸奖的样子想打他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

  「其实剪得还不赖……」青道众人默默为泽村的手艺点赞,显然因为发型原因柔和了仓持的不良气息,倒多添了正统的霸气。

  泽村又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围着仓持,比划了自己和仓持的身高,又比了比曾经刘海的地方完全不怕死说道:“不过我第一次发现……仓持前辈你难道是用发型增加身高么!原来比我矮也~”

  “泽——村!你!找!打!”

  “加上我那份,拜托了!”御幸看好戏地加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神圣的训练场!不要摔我!!”

  “你站住!”

  “救命啊~~~~~~后面有一只猎豹!”

  看着操场上拼命拉开与仓持距离的泽村,春市笑着对着降谷说:“荣纯君的脚程也挺不错的呢~”

  “猎豹追柴犬。”

  “降谷你这北极熊说我什么呢!啊~~~~”远方传来泽村的咆哮和惨叫。

  —无视—

 

  “仓持同学~这周我们会去看你比赛哟~”

  “御幸同学,训练加油!”

  “刚刚那两个人是哪个班的?”

  “那不是棒球社的队长和副队长么?原来这么帅?”

  穿着校服的御幸和仓持两人肩并肩走着,很快受到了无数路过妹子的关注和鼓励,毕竟白衬衣的帅哥是很有杀伤力的。

  御幸回到教室坐了下来,转身调侃仓持:“哟~仓持想不到你换个发型就这么受欢迎。”

  “你好烦……你不戴眼镜更招人讨厌了”这家伙不戴眼镜更受妹子们欢迎了,这一点儿一直是他跟泽村羡慕御幸的地方。不过今天确实感觉到有妹子关注的感觉还真不错……

  此时的一年级楼层的走廊,泽村顶着一个黑框眼镜拉着不情愿的金丸陪他上厕所。 

  听到后面的吵闹,春市转身看到了今天第三个异常的人:“荣纯君,你怎么戴起眼镜了?”

  “我在严肃思考是不是戴了眼镜会变帅,就像楼上那两只池面。听说他们俩今天引起了骚动呢!”说完耍帅地扶了扶镜架。

  “你这样子太蠢了,笨蛋。”

  “金丸——”泽村委屈地看着金丸,最近总是无情打击自己。而金丸直接给了一个「即使你用这么委屈的眼神看我,这也不是我的错」的表情表明态度。

  “其实挺可爱的……”女生看了只会散发母性本能,小春中肯地评论了泽村。戴上眼镜的泽村有了一种乖学生想要揉他头的感觉,当然是他不说话的时候“话说眼镜哪里来的?”

  “我在休息区角落发现的。”

  “不会是御幸前辈的吧,他今天不是一直在找眼镜么?”

  “可是这眼镜是平光的,那个混蛋四眼不是近视么!所以我只好戴着等失主来领了!”泽村左右看了一下,郁闷地说“为什么我戴眼镜并没有引起什么变化。”

  “快去上你的厕所,笨蛋!”这次换金丸拖着泽村去厕所。

 

  “啊……好多信”放学打开柜子的仓持被眼前的场景惊讶到了,有生之年居然有这么多粉色的信给自己。

  “哦~~~看到仓持前辈这么受欢迎我就放心了!”突然窜出来的泽村脑袋放在仓持肩膀上,同样惊讶地看着柜子里的信。

  “你怎么不惊讶我的柜子”御幸觉得今天的泽村把焦点全放在了仓持一个人身上,作为捕手很不开心。

  “你是戴不戴眼镜都有妹子送信的混蛋,虽然很不想承认你两个样子都很帅。”

  “你这么直白地夸我,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侧头看到泽村脸上的黑框眼镜,感觉异常熟悉:“说起你这副眼镜?……”

  “我在休息区捡到的”

  “是我的……”御幸看到了镜腿上的MIYUKI,敢情找了一天居然被泽村戴了一天。

  “怎么可能!这个是平光的!”

  御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最近戴隐形再加一个平光眼镜”

  “不懂池面们的世界……给你!”

  “你别说泽村戴眼镜挺可爱的”御幸找到了自己的眼镜像找到了归宿一般,设定回来了。

  “其实他把刘海夹上去也挺可爱的,当然是不说话的时候。”

  “可不可以用更帅气的词形容我呢,比如美男子。毕竟我还是挺受妹子们欢迎的!”被两个人夸可爱的泽村异常严肃地说着。

  远处地妹子发出了惊呼:“啊~是御幸和仓持,中间那个……我记得那个是仓持的小跟班!”

  “挺可爱的,犬系的感觉。”

  “不过我看到他跟御幸关系也不错!以后可以拜托他啦!”

  在两个人的窃笑中,泽村欲哭无泪地发出了内心的真实感受:“我要远离这两个池面!!!!”

评论(21)
热度(83)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