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仓泽】单色 03

       明天就要完结了……淡淡地忧伤,接下来的时间只好在漫画里与他们相见啦。不过我还是很期待第二部TV化的!

       文化祭稍稍代入了自己学校的社团风格,有些小小的不同。

♥_________♥

三  文化祭

       从出生开始,亮介就跑在春市前面。骨子里都带着固执和倔强的小凑兄弟的关系,确切的说是奔跑与追赶的关系。

       亮介上了高中开始玩起了乐队,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练习贝斯,偶尔周末跑活动。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哥哥在春市眼里耀眼又帅气。

     「哥哥越来越厉害了」怀着这样崇拜又恐慌的心情,还是初中生的春市周末偷偷跟着哥哥去了商圈一个小型活动现场。哥哥所在的那个乐队在那里暖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了哥哥表演的姿态以及那个霸气的主唱。

       抱着想与哥哥同台的决心春市选择了学吉他,然后理所当然地跟亮介一个乐队。加入乐队知道这是哥哥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乐队后,春市更加认真地练习。放学训练完回家,兄弟两个也不忘思考该怎么配合,那是春市最开心的时光。一起奋斗的时光总是特别充实快乐,直至哥哥毕业。

       春市不知道仓持前辈不再唱歌的原委,两个性子要强的人选择不说,那自己也无需多嘴,只需知道并非传闻说的那样就足够了。

       至于为什么自己最近老会想起这些事,可能是新来的主唱带来了别样的活力。时常仰望着哥哥帅气潇洒背影的春市不太习惯被人关注的,而那个新任主唱总是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发现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小习惯并高呼着好厉害。

     “小春的吉他solo真的好厉害啊,我要是能弹这么好就好了。”放弃看歌词的泽村一边趴在桌子上努力地吹开挡眼睛的刘海一边羡慕着春市,渐渐地眼睛变成了对眼。“文化祭如果我能边弹吉他边唱歌……嘿嘿嘿……”

     “先唱好歌吧”擦拭着鼓零件的降谷无情地戳破了泽村的白日梦。

       泽村转头对着降谷好奇地问:“降谷君,你是不是讨厌我呀?经过我缜密地发现,你就吐槽我一个人!”

     “不讨厌,就想吐嘈你。”

     “别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啦!”泽村气鼓鼓地走到降谷面前,准备帮降谷擦零件。降谷利用身高一手把住泽村的头顶,然后微微用力将泽村调了个头:“离我的白熊远一点儿。”

     “我帮忙你都嫌弃我QAQ”

    “不嫌弃”

    “你那表情绝对的嫌弃!”

       其实每个人都是迷茫的。核心走了乐队如何发展的迷茫,自身学业的迷茫,成为毕业生对未来的迷茫。或许是些无关痛痒的事,对于现在的他们是自身特有的忧郁和秘密。

       虽然说泽村会吉他,终究青涩,仓持便叫他安安分分地唱歌。上进的泽村渐渐有了主唱的样子,也因为主唱的不同乐队的风格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用仓持前辈的话说,像笨蛋村这样的人就应该唱着积极热血的歌。

       春市看着总是让活动室吵吵闹闹的泽村,真是很微妙的化学变化啊。

       跟降谷打闹了一阵见仓持还没来,泽村就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缠着春市:“小春,为什么队长大人这么看重文化祭啊?”

     “因为学校有社团评级,平时组织活动参加比赛都进入评级标准。最终审核是文化祭,如果三星以下是要废社的。”

     “我们是几星?”

     “三星,可是这学期我们校园活动很少。”

     “是嘛……”看来这次的任务是很严峻啊,泽村心里默默盘算着。

     “没有了活动室找场地练习会很麻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申请社团的原因。”

     “好厉害,能想得这么远。”泽村拿回歌词单,想着仓持说的那句话。

     “小春,降谷!”难得看得正经的泽村,两人便停下手中的活看着神色坚定的主唱。

     “文化祭我想再加一个仓持前辈的秘密!拜托你们了!”

       那是仓持前辈的代表作,是跟泽村风格完全不一样的暧昧向曲子。

       又一个乱来的家伙啊……春市不禁感叹道。

 

       洋溢着青春的文化祭开始了,少年少女们元气地展示着自己精心准备的。

       泽村一大早就处于紧张的准备状态。搬乐器,调试设备,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激动。站在后台偷偷看着舞台,下一个就是他们。泽村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降谷展开双臂像一个前辈的语气说道:“来!降谷别怕,我给你爱的拥抱!”

      “嗯……加油”降谷难得没吐嘈回抱了泽村,然后发现泽村整个人在轻微地发抖,“泽村,你很紧张?”

     “喂!好歹我让你跑了这么多次活动,就这么大的舞台你怕什么呀?”仓持听到泽村紧张,直接一脚踹上泽村的屁股。

     “仓持前辈,你以前不是这么粗鲁的人啊!”

     “这叫爱的鼓励!” 

     “是是是……什么!?该我们上场了!小野前辈,小春,降谷,该我们啦!!”

    “荣纯君!你同手同脚了!”

    “笨蛋村能别给我丢脸么!”

  

       站上了不算太大的舞台,泽村感觉着炙热的灯光、观众们的窃窃私语,放眼望台下黑压压的一片。

      「原来看不到人啊」这样一想,泽村瞬间放松回到了在活动室的状态。

     “初次见面,第一首GROW STRONGER。”

        一首很有泽村本人味道的歌,是仓持作曲作词的。台下的仓持看着在舞台上绽放光彩的泽村,像是自己孩子长大了一般骄傲。阳光又充满力量的声音,青春上向的歌词以及泽村边唱边蹦蹦跳跳的情绪带动,台下的学生们跟着音乐抖动着身体,跟着旋律回想自己所遇到的人和事。音乐很不可思议,能给人带来关于自己的回忆。

     “泽村在哪里都很耀眼啊……”在仓持身边的御幸看着台上跟学生们互动的泽村,想起了他在操场奔跑的样子。

     “那是,毕竟是我打磨的。”

       节目单上三首歌演唱完毕,台上的四人已经满头大汗,台下连续不断地鼓掌欢呼。泽村喘着粗气拿下话筒,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像是恶作剧的小孩一样开了口:“其实我……今天有一个小小的……啊啊啊啊,踩线了……的惊喜……想准备给我们的队长仓持洋一…请大家……允许我任性地再唱……一首歌”

      台下的学生们很配合的欢呼表示继续唱,泽村对着台下的仓持那个方向做了一个坏坏的Wink,然后跟身后的三人确认般地点头。

       “最后一首,秘密。”

       台下不少的人知道那是仓持的代表作,仓持霸气的外表,狂野不羁的嗓音以及擦边球的歌词,勾引着心里被隐藏很深的情欲。如果说仓持唱出来是光明正大的引诱,泽村唱出来便是压抑在乖巧外表下的渴望和挣扎。特别是当泽村一手搭着话简一手抓着话筒架,深情地看着台下轻喃着爱してる。不少女生在那瞬间被戳中了少女心,想征服这个男生激发他内心的邪恶因子。

       熟悉的音乐响起,仓持没想到自己再一次听到这旋律居然是台下听泽村那小子唱,完全没有自己的影子。内心有些欲望开始蠢蠢欲动,想起了泽村当初信誓旦旦说的目标,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气愤。

       演唱完毕的泽村挥舞着双臂呐喊着:“谢谢!记得为我们社团投票哟!拜托大家啦!”

       把泽村拉下台的春市,忍不住说教泽村:“荣纯君!别这么明目张胆的拉票!”

    “没关系没关系!为了社团脸皮厚一点儿又何妨~”

    “泽——村!”看到回到后台的泽村,仓持直接扣住了他发泄似地揉他的棕毛,“谁叫你自己拿主意的?还敢毁我的歌!难听死了!”

    “诶!?——明明刚刚那个主持人学姐说我唱得好听!”

    “我不管!就是难听!”

    “仓持前辈你坦率一点儿会死啊!明明脸都红了!”

评论(7)
热度(30)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