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仓泽】单色 05

       沉寂了很久的感觉,终于有空将它继续写下去了。这篇题材对我自身来说很有挑战,因为音乐这种东西很悬乎,通过音乐感受的东西怎么通过文字传递,艰难地摸索啊。

♥_________♥

五、歌词与吻

     “诶?!——”

       放学后的603教室响起泽村的惊呼。

     “吵死了,别在我耳边大喊大叫啊!”仓持一把推开挂在自己身上就差没摇尾巴的泽村,发现其它人都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看着自己。

     “可是,仓持前辈居然要唱歌啦!一定是我平时的功劳。”

     “平时你很烦好嘛!”

       春市听到仓持郑重其事地说准备重新唱歌时便愣住了,随着泽村的活跃,那份惊讶渐渐变成了欣慰:“两个主唱挺有意思的。”

     “嗯嗯嗯……”降谷小鸡啄米般点头认同。

       小野视线在打闹的两个人之间徘徊:“嗯……有种昼场跟夜场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话,两个人风格差别太大就像是两个乐队。嗯……得找找能把昼夜融合的风格,无论谁唱都会觉得是青道,当然合唱我觉得也不错。”

     “春市总是看得很远啊。”小野不禁佩服春市,果然不输于他的哥哥。

     “小春果然很厉害!”

     “就算荣纯君你夸我,你今天依旧不能练吉他”

     “盯……”

 

     “你真的很喜欢来活动室啊。”

       仓持一进活动室就看到泽村趴在桌子上写写停停,倚着门调侃:“今天怎么不抢着练吉他了?”

       因为文化祭不听话而被罚一周不准在活动室练习吉他,泽村这一周便跟仓持开启了游击战,一个抢在对方面前练习,一个防着对方早到。

      “别打扰泽村大师创作!”泽村对着仓持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继续在纸上创作。仓持好奇地凑过去,发现泽村在写曲谱。

      “这是你写的?”

      “啊!暂时别看!”泽村没有抓住被抽走的曲谱,红着脸起身阻止仓持看自己的未完成品,“这是给你写的歌……我在尝试新的风格。”

      “是吗?”仓持微笑翻看着手中的曲子,“你能写出来真是不容易呢。”

      “我唱给你听吧!嗯……虽然歌词还没写完。”泽村抱着吉他坐在仓持对面,像是小孩子献宝一般“这是泽村荣纯的处女作!”

     “喂喂喂,怎么突然这么积极,刚刚还说不让我看呢。”

      “这种想分享的心情很正常啊!”

       拨片和琴弦经过泽村的手轻轻地摩擦,简单的频率却连贯舒畅,直白又略带失落的歌词配上泽村清亮、极富感染力的声音。仓持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在雨中迷失的少年等着明明不会来的心上人。

       仓持看着安静唱歌的泽村,表情浮现出了一丝不意察觉的宠溺。

     「泽村安静下来倒是意外地有味道,总让人惊喜的小子啊」

       雨没有预兆地下了下来,屋顶轻轻地拍打声像是给这首歌打节奏,渲染幽怨的气息。

     “无法忘记,无法忘记,就因那样的人啊……”唱着高潮部分的泽村,带着颤音的声音释放出了无限的无助。可能是雨在作怪,也有可能是这首歌仓持代入到自己的感情。一曲完毕,仓持耳边还回响着高潮部分的旋律。

     「无法忘记的人……」 

       唱完后的泽村用手指蹭了蹭微红的鼻子,不好意思地说:“感觉我唱着怪怪的,嘿嘿嘿……本来是写给你的。”

     “鼻子都红了。”仓持手里拿着纸巾在泽村面前蹲下,隔着纸巾捏住了泽村的鼻子。

       泽村对着仓持傻笑了一下,接过纸巾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真是的!没想到被自己唱哭了”

     “因为心思都暴露在歌上了,看不出来你的内心这么细腻。以你的性子我还以为是粗神经呢”

     “真的么!内心想法会传递出来么?”

     “你果然还是粗神经吧!”果然跟笨蛋不能说得这么高深,仓持单手撑着脸好奇地问泽村,“你歌词是怎么想出来的?”

     “第一次跟仓持前辈独处就在下雨天啊,当时放着萨克斯的轻音乐抽着烟轻哼着歌的样子让人印象深刻。有点儿像迷茫未来,也有点儿像为情所困,嗯……我描述不出来那种略带颓废感的忧伤啦!就想把这种心情写下来就写了。”

      “是吗?……”仓持听着泽村一本正经地解说,心里却隐隐觉得跟泽村自身有关,不然以这个笨蛋的理解能力永远不可能富有感情地唱抒情歌,“无法忘记,无法忘记,就因那样的人……”

       听到不同于自己深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仓持的歌声让这首歌富有一股故事的余韵。

     “哦!~~果然仓持前辈唱得有味道呢!”

     “少恭维我!”

     “怎么样怎么样?~当仓持洋一的复活曲?”

     “明天先将这个交给小凑编曲,就你现在写只能算半成品啦。”仓持揉了揉在旁边不停闹腾地泽村,认真地曲谱和歌词。看到歌词中「想拥抱幻觉般的你」,仓持歪头看着泽村,“嗯……你一直都是单恋么?”

     “喂!怎么说话的!”泽村炸毛成了猫眼,不满地怒视着仓持

     “哈哈哈哈,我居然猜对了。”不怀好意地摆摆手,示意泽村不要在意,“因为歌词感觉更像是单恋,不过挺有泽村你自己的味道。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直球出击,让那个人沾染属于自己的印记吧?”

      “我倒没怎么看到女生愿意让你贴上仓持洋一的标签……唔”,猝不及防被仓持俯身的阴影笼罩,唇上被大拇指按着,然后带着少许烟味的气息萦绕着自己的感官。

       仓持在自己的大拇指上落下了一个吻,勾着泽村的下巴看着他被吓呆的表情,忍不住得意地笑起来:“就这样。”

      “啊啊啊啊!你个混蛋差点儿吓死我了!这可是我宝贵的初吻啊!!”泽村揪着仓持的衣领如往常被欺负一样不满地咆哮,内心却没法平静。仓持凑过来的瞬间,泽村感觉到了自己心跳加速,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确认是大拇指后,除了松了一口气之外尽有一丝失望。

      “这样的小心思才让人念念不忘呢。”弹了弹泽村的脑门,仓持一副教导小孩子的口气教育着泽村。

      “你直接说歌词不够表现内心渴望就行了呀,干嘛突然凑过来= 3 =”

      “以你的小脑袋瓜就算想破了都没用。”

      “吼?~”

       仓持自己也没法解释刚刚的行为,还好及时用手指将这冲动的行为看起来像恶作剧。有些情感就像音乐,倘若不及时写下来,可能就会变成另一种样子。

       仓持捂着脖子,活动了一下身体,看着外面渐渐放晴的天空,觉得自己想唱歌的心情快要溢出来了。

     “泽村……这首歌就叫rainy kiss吧。” 

评论(4)
热度(27)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