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礼物

       能参加御泽周定题这个活动很开心,这周的活动主题是生日。不自觉地想到小泽村会送给大家什么礼物,嗯……接下来就坐等太太们的粮了。

♥_________♥


       回寝室的仓持翻了一下手机里的日历,看了一眼在泽村床上的手机,点开了聊天室。

                  【青道一军聊天室】

                            22:00

【猎豹】:话说明天是笨蛋村的生日也。

【金丸】:对,15号……但是想着给那个笨蛋准备礼物就头疼。

【白熊】:去年他送了我一个白熊玩偶( ̄ˇ ̄)

【金丸】:原来我被泽村拖到各个电玩城抓白熊玩偶,是为了降谷你的生日礼物啊。最邪门的是泽村一抓一个准。

【猎豹】:什么,泽村抓娃娃这么厉害!?不对,降谷你不是跟泽村一起训练么?

【白熊】:他缠着御幸前辈接球去了。

【猎豹】:说起……他去年送我发蜡和发带当生日礼物(╬▔皿▔)

【阿园】:是你今天用的那根发带么,挺好看的。

【春市】:仓持前辈生日也是这个月的17号,就在荣纯君后面两天呢。

【猎豹】:对,今天看到发带想起来那个笨蛋的生日了。

【春市】:荣纯君不止一次说过前辈刘海发下来受欢迎程度一定超过御幸前辈。

【猎豹】:这种话不当面夸有什么意思!既然这么说为什么还要送发蜡 (╬▔皿▔)

【金丸】:他送我The Strokes的专辑,其实有些小感动。

【春市】:荣纯君送了我增高鞋,嗯……我应该是感动还是生气。

【川上】:泽村也送了我张专辑,虽然是我不认识的萨克斯风演奏家,一个人听的时候挺舒缓情绪的。

【白州】:他送了我飞鼠挂件,我明明说过我不会飞。

【猎豹】:我还以为像他那种笨蛋送的礼物都是随意想想。

【金丸】:这么看来他确实每个人的礼物都花了心思。

【春市】:话题好像偏了,荣纯君生日大家准备送什么?

【金丸】:头疼 ……

【猎豹】:除了御幸那家伙多接他几个球,我实在想不出他收到什么礼物会兴奋了。

【白熊】:我去抓个柴犬给他(= ̄ω ̄=)

【春市】:降谷君,我怕你把娃娃机砸了。 

【白熊】:( ̄. ̄)

 

                          22:40

【御幸】:为什么他送我的是一副扑克牌,写着一堆煽情的话。

【猎豹】:……

【川上】:……

【白州】:……

【阿圆】:……

【猎豹】:啧……少在那里装,明明心里开心得要死。

【御幸】:一看就知道你们的礼物贵重得多啊。

【猎豹】:秀什么秀,投捕了不起啊!

【春市】:刚刚问一下其它人,荣纯君基本上给队里的都送过大大小小的礼物啊。

【白州】:我听说监督和落合教练都收过泽村的礼物。

【猎豹】:吼!?不会吧!他送的什么?

【川上】:我记得送落合教练的是拖鞋。

【御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猎豹】:哈哈哈哈哈,这小子有前途!

【金丸】:终于明白那段时间为什么落合教练不怎么理泽村了。

 

                           23:55

【泽村】:什么什么,你们说军曹怎么了?

【金丸】:泽村!你刚刚缠着奥村投球了是不是!!

【泽村】:诶——!你怎么知道!!

【金丸】:濑户告诉我的,你再这样我就告诉监督!

【御幸】:唉~好受伤……找我接完球就找小学弟。

【泽村】:不不不……我只是跟奥村讲了一下我的奋斗史。

【金丸】:你的奋斗史濑户都能倒着背了!给我安分地休息!

【春市】:金丸每天好辛苦。

【猎豹】:若菜居然整点给泽村发短信送生日祝福!不行,我要去揍这小子!

【泽村】:啊——!救命!!!!!!

【春市】:荣纯君生日快乐www

【川上】:泽村生日快乐!

【白州】:生日快乐。

【阿圆】:泽村!!生日快乐!!!

【金丸】:泽村生日快乐,早点滚上床休息。

【白熊】:生日快乐 ( ̄ˇ ̄)

【御幸】:生日快乐,明天多接你几个球。

【春市】:感觉荣纯君KO了。

【御幸】:好了好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训练。 


第二天

      “小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晚上自主训练,御幸因为泽村是寿星便多接了他二十个球。然而刚训练完就被春市用布捂住了眼睛拉向食堂。陷入黑暗的泽村踉跄地跟着小春跑到食堂,然后身处食堂的他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由地想起了一些灵异的东西,声音颤抖着小心翼翼地问春市:“小……小春…你在哪里…你别吓我……我怕。”

      “OK!”

       小春话音刚落,泽村听到无数拉炮的声响,然后眼前看到一堆彩带和围着蛋糕排成一圈的青道队友。

      “泽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混蛋!这么多人给你庆生!”

      “笨蛋生日快乐!”

      “哦哦哦哦哦哦!!!太感动了!谢谢大家!”

        降谷拍拍泽村的肩,指了指他的后背:“今天你当王牌。”

      “什么?”泽村转身企图看自己背后是什么,春市晃了晃手机给泽村看,照片里泽村不怎么干净的训练服背后用马克笔涂了一个大大的1。

     “这是降谷给你涂的背番号。”

     “我……我……”

     “先别急着哭!”仓持拍了拍泽村的头,把自己的礼物塞到了泽村手里,“我们都是准备了好一阵的。”

       看着手里渐渐堆成小山的礼物,泽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我们先吃蛋糕吧!礼物什么的回去拆!”

      “我早就想吃了!”

      “我要那块有草莓的!”

      “我那份不要奶油!”

      “等等!不涂泽村脸上怎么行!”

      “对!报仇的时候到了!”

     “你们!我是寿星啊——救命!”

     “等等!你们不应该攻击泽村么,为什么要攻击我啊”被一群人扔了一脸奶油,只好取下已经堆满奶油的眼镜,开始奋力地反击。

       “因为看你不爽很久了!”


       折腾了一晚上,泽村终于洗干净了满头油腻腻的奶油。开心地在寝室拆礼物,突然看到了御幸的简讯:「出来收礼物」

       屁颠颠地跑到自动贩卖机前,看到御幸摆摆手示意他过去:“怎么了队长大人?我还以为二十个球就是礼物呢。”

     “那个是奖励,礼物是这个。”御幸同样也给泽村一副扑克牌。

       收到这个特别的情书,虽然心里很好奇御幸写的什么,但泽村还是嘟着嘴抱怨了一下:“什么嘛……盗用我的创意!”

     “要不要这么小气”刮了刮泽村的鼻子,御幸又拿出了项链侧身给泽村带上,黑色细绳上挂了数字1的吊坠。

     “这是我送的礼物,我的王牌。”


评论(21)
热度(15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