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抱紧我

嗯,第二周努力尝试了另一个风格,来一发苦涩的。以及怎么又被屏蔽了………

♥_________♥

     「太阳也并不公平吧,总会有阴暗角落」

       泽村爬上教学楼天台的楼顶,丝毫不惧没有防护措施的高地,俯瞰着一如既往运转的城市。风在耳边咆哮而过,宛如自己在飞翔一般。

       绝望不会给人喘气的机会,所以是反击还是放任自由?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

他的笑容总是很真诚,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   小凑春市 


     

       总有些地方单纯崇拜力量。

       周五放学,训练完的泽村急匆匆地收拾好东西,跑到春市降谷中间叽叽喳喳地说着要当王牌的大人物宣言。

     “荣纯君,训练完了好歹你也安静一下啦。”

     “降谷,你要加油哦~说不定哪天就被我超越了。”

     “王牌是我。”

     “你…你……这态度真让人火大,未来的王牌一定是我!!”

       两个冤家说着说着又开始怒视对方,春市只好走到中间两边安抚,这对活宝放学也不能消停啊。

       还在跟降谷眼神PK的泽村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看了一眼身后三个人影,突然转向了十字路口的另一个方向。

      “小春!降谷!我想起来等会儿还要去打工!下周见!”

      “这么突然?荣纯君不要太辛苦了,免得周一金丸又说你。”

      “下周见。”

      “好的好的!!拜拜~~”

 

       确认两人走远,泽村琥珀色的眼睛瞬间凌厉起来,随手拿起巷子里的棍子,等着身后的三人。

     “跟了我一路,想做什么?”

       三人不怀好意地将他围堵在小巷中,泽村从看似头目的绿毛腰间系的衣服,认出了隔壁偏差值30的研津高中的学生。

      「什么啊,居然是学生」

      “小子,听说你们家欠了银组的钱,你不想学校都知道你们家欠了钱吧?你爸爸因此也逃走了,留下你疯疯癫癫的妈妈。”

      “啊啊~真是可怜啊~”

      “所以是要封口费?不过啊……我这点儿家事大家都知道,没什么好宣扬的。”

      “嘿,你这小子脾气倒挺倔的。”

      泽村懒得废话,直接一脚踹倒绿毛,给两边的小跟班一人一棒。

      “给我打!”

       打架没有什么技巧,泽村每次抱着必死的决心攻击。用曾经银组一位大哥的话,这孩子打起架来像疯了一般。

       三人对一人,终究有破绽。泽村的右肩被背后的人用钢管狠狠地砸中了,一声闷哼,泽村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倒地的时候立马将左手压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现在怎么横。”绿毛向前跨出一大步拎起泽村,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右脸已经没什么知觉的泽村一言不发地直视绿毛。绿毛被这双无所畏惧的眼神激怒,好像在嘲笑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可笑。

       正当泽村思考今天的医药费从哪里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巷子口响起。

      “喂喂喂,一对三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仓持眼神凶悍地看着三人,御幸挽起袖子冷冷地睥睨。

      “不要来没事找事,你们这些好学校的学生打不过我们。”

      “打不打得过,也要试试啊。对吧,御幸?”

       体力被泽村耗得差不多的三人很快被两人揍得鼻青脸肿,半天爬不起来。

       御幸将泽村手左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把痛得脸色发白的泽村半抱起来。“泽村,你坚持一下,我们去医院看看。看一下伤到哪里了。”

      “嘶……我还好,谢谢前辈们。”

      “没想到乖学生的你还会打架?”仓持把泽村的书包拿起,重新将泽村审视了一番。他跟御幸经过巷子的时候,刚好看到泽村抄着棍子眼神凌厉地对付三个混混。跟在学校精神充沛又充满热情的样子判若两人。

      “哼哼哼~~仓持前辈果然以前是混混~”

      “我不介意给你再加一道伤。”

      “饶了我吧,这四眼混蛋等会儿听医生说了,肯定很长时间不接我的球了。”

      “你还知道要接球啊,知道人多都不知道跑快点儿,非要硬碰硬。”

      “不反抗下一次会被欺负,当然反抗了也没什么用”泽村听到御幸的教育,看着地面自言自语,抬头看到御幸生气地瞪了自己一眼,连忙改口。

       “放心,左胳膊没事!”

 

游走在黑白边缘的他,能笑得如此灿烂,可怕的生命力——  仓持洋一


       

       御幸将伤口包扎好的泽村送到家,看到虽然很小但特别干净整洁的房间,可是感受不到泽村惯有的活力:“你一个人住?”

      “上周我妈妈回长野养病了,婆婆照顾她。我这周回来收拾一下就退租,以后周末也在学校住。”泽村一到家便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打开了电视。

      “我也是一个人住。”

      “要不今天留宿,顺带照顾一下你受伤的投手?”

      “你还真不客气。”用脚踹了踹泽村的腿,让他挪过去,自己也好坐沙发。

      “反正都是一个人,在哪里不是住。再说我们也算投捕对吧,应该多了解了解对方。”

      “总算有点儿像平时的你了,你之前那样子我都以为不是那个泽村笨蛋了。”

      “球场是唯一的净地,最美好的梦想有你们。所以啊,我想把自己最纯粹的一面留在那里”

       揉了揉泽村的头发,御幸好笑地看着他,“你一个高中生怎么说出了沧桑感。”

     “听说御幸一也你做的饭很好吃,让我尝尝吧!”

       看着泽村夸张的恳求恩赐的表情,简直就是一只小狗嘛,认命地打开泽村家的冰箱做起了宵夜。

      「被挨一棍还不错」泽村看着御幸做饭的背影,将头埋进靠垫里偷笑。

        泽村喜欢御幸,在御幸接他的球瞬间便意识到了。或许是棒球,也或许是御幸一也,让他在面临绝望的现实时看到了一丝光束。

       手机打断了泽村的思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泽村深吸了一口气:“喂,大哥有什么事?”

     “听说有三个人找你麻烦了?”

     “都是些学生,不碍事。”

     “没事就好……泽村,最后一单,你就可以解放了。”

     “好的,到时候给我地址就行”

     “嗯,之后就好好上学。不过说不一定以后你成为职棒,我还能沾沾光。”

     “但愿吧,谢谢你,克里斯大哥”

     “恩……好好休息。”

 

      “拜托了,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凑齐钱。”

       看着在地上求饶的拉面老板,泽村像看到曾经自己的父亲。可笑的是,为了生计自己也变成了追债人。

     “黑崎老板啊……这样吧,你先把昨天赌博赢了的三万给我,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实在不行你把这个店面卖了也行。”在拉面老板诧异的目光下,泽村认真喝掉最后一口汤,“下次来的人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了,至少为了自己的妻儿想想吧,少去沾染那些鬼东西。”

     “泽村,你好厉害!我还以为他真没什么钱,真没想到现在了他还想去赌”出了店门,同伴小混混惊讶地看着眼前稚嫩带着学生气的泽村。

      “大概是我比他更需要钱吧。”

我不会怨任何人   —— 泽村荣纯


 

      “泽村挺厉害的嘛,欠款都收回来了。”山口惊讶地看了一下手中账本。“其它人都没他这么拼。”

       克里斯听到泽村笑了笑,看着屏幕中的大盘走势意味深长地说:“该放他走了,他不属于这里。”

      “可是没能你罩着,就不怕之后银组找他麻烦?”

      “放话警告一下就行了。”

      “克里斯,你是不是喜欢他?”

      “怎么这么说?”

      “感觉啊……你对他太宽容,根本不像你平时的作风。”

      “大概是老了,觉得像泽村这样即使身处黑暗还守着自己准则的小家伙不多了。”克里斯想起第一次见到泽村,他像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怎样的世界,笑得特别灿烂地答应了。“他的笑容,真的让人想保护又想染黑。”

 

      「被下药了」

       泽村挣扎地冲出了KTV,本来是几个同事给自己开的欢送会,没想到变成了把自己送给克里斯的圈套。

       抓着自己的手机,最终没给克里斯打电话。都是同事,都是命。

       泽村知道克里斯喜欢自己,同类的直觉不会错。不然,以自己这执拗的性格恐怕早就死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巷子里。无助地扶着墙走着,手中握着手机却发现自己找不到收留的人。他们都是那边世界的人,不能添麻烦。

     「御幸一也……」

     “泽村……你怎么在这儿?!”

    「拜托了,救救我……」

    “泽村,你没事儿吧?”

    

 泽村,请抓住我的手 —— 御幸一也


 

        将满面潮红的泽村带回了自己家,御幸连忙放进了装满冷水的浴池里。

      “泽村,没事儿的……别怕!你现在很安全。”一边安抚泽村的情绪,一边松开他紧握着手机的手。

      “你是御幸一也么?”

      “对啊对啊,我就是每天捉弄你的那个坏心捕手。”

        听到御幸的声音,意识不太清晰的泽村松开了手机,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御幸的五官。确认是御幸后,泽村流着泪傻笑,抱住御幸感受着他的体温。

      “太好了,是你这个混蛋。太好了……”

      “没事了没事了……”

      “混蛋四眼,我喜欢你”

      “傻瓜,你喜欢我还用你说,早看出来了。”

      “御幸……抱紧我”

       图片也能被屏蔽,只好上链接的车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 泽村荣纯


    

       醒来发现自己在御幸怀里,泽村回想起昨夜的疯狂,无奈地笑了。

     “笨蛋,你醒了?”宠溺地声音在头上响起,美好得不真实。

     “没想到你不戴眼镜居然这么帅!”

     “发现了我是宝了?”

     “对啊对啊,我会负责到底的,说吧,怎么娶你。”

     “我们交住吧。”

       苦难终于熬过去了,泽村以为这样的日子只是在阴暗的井下的奢望。两个慢悠悠地起来,泽村把自己三年经历的告诉了御幸。

       御幸看着泽村笑着说着那些惊心动魄的过往,打架与被打,被讨债与讨债,心疼地把他搂住。

     “其实曾经一度觉得,这样活着很可耻。不知道自己是笨蛋还是怎么,觉得只要我抓住那根蜘蛛丝,或许我能改变局面。”

      “你在棒球场上还笑得那么开心。”

      “因为是真的开心啊,我喜欢跟大家打棒球的感觉,也喜欢跟你投捕的感觉。”靠着御幸的肩膀,泽村感叹道,“御幸一也,活着真好”
      “你一直都很坚强,以后我们一起面对。”

      “我们会成为最佳投捕么?”

      “得看你追不追得上了。”

      “你还是那么臭屁”泽村扣住御幸的手,信誓旦旦地说“我会试着再相信一次……我想成为王牌,你只能接我的球。”

      “好~”

       手机又响了起来,泽村接过电话后,重生的喜悦消失殆尽。

      “御幸……妈妈出车祸,走了……”

 

我等你 —— 御幸一也


 

       泽村爬上教学楼天台的楼顶,丝毫不惧没有防护措施的高地,俯瞰着一如既往运转的城市。风在耳边咆哮而过,宛如自己在飞翔一般。

       绝望不会给人喘气的机会,所以是反击还是放任自由?

       原以为还完了债,自己便能跟妈妈生活下去。谁知妈妈突然又受刺激,一路狂奔想要躲避谁一般,冲到了十字路口撞上了货车。

     「神啊,请告诉我,该怎么才能身处悲伤也能依旧前行」

     “泽村,快下来啦……那里危险。”

      泽村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御幸,露出御幸看过的最真诚最美的笑颜。

    “嗯!回来了……”

 

 ♥____这是BE分割线_____♥

       在训练场的御幸被叫到警察面前,高个子的警察推了推眼镜问道:“你知道我们是为调查什么事而来吧”

     “知道,我的恋人——泽村荣纯坠楼。”

 “泽村,快下来啦……那里危险。”

 泽村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御幸,露出御幸看过的最真诚最美的笑颜。

“我还想活着。”说完这句话,泽村便像只失去翅膀的小鸟直直坠落。


        

        御幸看着在医院昏迷着的泽村,将泽村好友送来的向日葵插入瓶中。

       泽村,等你再一次睁开眼,一定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评论(4)
热度(55)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