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仓泽】单色 06

慢慢填坑的牛排

♥_________♥

六、秘密

  盛夏,透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絮,蝉鸣在毒辣的阳光下更显浮躁。

  泽村骑着自行车来到离学校有一定距离的便利店,买一些消暑的冰饮以便稍后的乐队训练。

  “仓持前辈要的果汁……哦!是这个!这就是主唱喝的么?”泽村蹲在货架前仔细端详着手中的果汁,思考自己要不要来一瓶。

  “泽村?”

  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是正在拿第三层货架上的饮料的御幸一也。

  “御……御幸一也!?”

  “好歹叫前辈啊。”

 

  一个棒球训练,一个乐队训练,泽村索性推着自行车跟御幸一起走回学校。

  “听说你们打进了半决赛?御幸队长你很厉害嘛!”

  “是啊,这几天还在努力备战。”

  “那你还偷懒!走!我载你回去训练。”说完便左脚踩上脚踏板,跨上了自行车欲载御幸,却被御幸扣住了车。

  “好不容易逮到你小子说说教,怎么可能这么快回去了。”

  “有什么好说我的!你从以前开始就知道挑我毛病!一次夸奖都没有!”

  “大家都很想你啊。”

  吐嘈声戛然而止,被汗水打湿的刘海紧紧贴在额头,也微妙地挡住了泽村的表情。

  “我也想你们,身体也还没忘记棒球。”

  “有人可以报着想让你回来的心态努力投球哦。”

  “不会吧,浅田那小子?”

  “嗯,现在是18号,说什么绝对不能让别人抢泽村前辈的背番号。”

  “哈哈哈哈——”

   “我也有些怀念你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日子。”御幸伸了一个懒腰舒展身子,“没了你,总觉得球场有些寂寞。”

  “哼哼~以前每次说我吵死了!”泽村想起了仓持每次不耐烦地打自己,“嗯,就像现在仓持前辈。”

  “泽村……”

  “嗯?”

  抬头看向转过身的御幸,泽村没想到漫画的经典场景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电车呼啸着从右侧飞驰而过,领带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吹起来,打得自己的脸生疼。混蛋四眼的神情异常温柔,本该被掩盖的声音,却被听觉灵敏的泽村听到。

  「喜欢你」

  心跳骤然加速,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错过”这一词没有想象中那么凄美也没想象中轻描淡写,深深的无力充斥着泽村的胸腔,熟悉的微疼感让泽村故作镇定地捂着胸口。

  最终瞪大双眼,故作惊讶地大喊,“啊咧咧——?御幸一也你说什么?刚刚没听到!”

  “没什么,有些私心想让你回来。但是想着作为投捕都没发现你当时的异常,总觉得开不了口。”

  “只怪自己逞强,太想让你接我的球。”泽村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当我发现这只手除了棒球还能触碰其它事物的时候,内心燃起的斗志不比当初打棒球少。得感谢仓持前辈,虽然感觉你们两个性子一样恶劣。”

  “好吧,下次你们有活动记得叫我。”

  “没问题!你比赛我会去应援的。”

  “别,到时候球场就全是你的声音。而且要让仓持知道你这么扯着嗓子应援,绝对分分钟找我算账。”

  “混蛋四眼!”

 

  在训练室练贝斯的仓持看着泽村满头大汗地拎着一袋饮料回来,看到他也没大喊大叫。

  “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平时不是都赶在我前面么。”

  “碰到御幸前辈了,聊了几句句句啊啊啊啊啊——”放下饮料,泽村对着开到最大档的风扇张口回答。

  “兴致缺缺的样子,我们的主唱怎么了?”  

  “聊了一下棒球的事,有些感伤,毕竟以前是投捕。”

  放下乐器,仓持从袋子里取去一瓶冰汽水贴到泽村右脸:“呐……你手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诶!?怎么突然提到我的手臂了!”听到手臂一词泽村瞳孔瞬间放大。

  “御幸那家伙都告诉我了,你们俩从初中开始就是投捕嘛。”

  “切……我忘记那个四眼混蛋跟你是好朋友了。”就地坐在了风扇旁边,打开了汽水,像壮胆似的一口灌下去。“很简单……就是因为一次比赛受伤了瞒着没说,之后又因练习赛出了些事故,手臂被医生判定了死刑,没法再打了。”

  “你知不知道伤病对运动员多致命啊,笨蛋!”

  “当时哪会想这么多,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缺席,更怕被人替代。”

  “你啊……根本没什么棒球经理,你从初中开始就喜欢御幸一也的吧?”

  泽村诧异地望着坐在对面神色正常的仓持,自己隐藏在心中最深的秘密就这么被识破了。如果没有这层因素,或许泽村当时还不会那么执拗。他也明白受伤了得养伤,可是害怕自己不能跟御幸一起并肩打入决赛。没想到就这样给自己留下了隐患,一时接受不了现实便退了队。

  “你好烦,能不能让我在你面前留点儿神秘感!”

  “你这个笨蛋从一开始就破绽百出啊。”

  仓持其实从泽村醉酒后就开始留意他曾经打棒球的事。大吵着那是自己初吻时,这只笨蛋丝毫没有想起以前说过有过女朋友。再加上好几次跟御幸同行偶遇泽村时,泽村神色有些不自然,他相信御幸也看出来了。

  泽村跑到仓持旁边抱着吉他,踢了踢仓持的脚:“那你也告诉我你之前不唱歌的理由吧。”

  “喂喂喂,你还真会转话题。”

  “不公平啊,我的秘密都被你知道啦!”

  “也很简单,我们有一首曲子被抄袭了。刚好在瓶颈期的我气不过找那个乐队算账,跟他们打了起来。”仓持摸出烟叼在嘴里,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那个时候亮桑过了A大录取线,正在家准备A大的考试。听到我跟人打起来了,他跟小野两人过来帮我,结果右手受伤了没能参加考试。”

  “我喜欢亮桑,可是我却害他与他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被点燃的烟夹在指间,仓持盯着眼前这缕细烟,慢慢回忆着半年前,“当初因为受欢迎有些自我膨胀的我瞬间就被打醒了,亮桑没有怪我。但因为愧疚感,我一直没法面对他,直到亮桑毕业都没法告白,之后渐渐发现自己唱不下去了。”

  看着泽村一脸悲伤盯着自己吸烟,仓持才意识到话题有些沉重,自己不太想看到泽村因为自己的事而露出这种神情。

  “可能是心态变了吧,曾经心中的禁忌现在说出来却如此轻松。好啦好啦,别这副表情,丑死了。”

  “仓持前辈是因为什么又想唱歌呢?”

  “还不是你”听到罪魁祸首提这样的问题,仓持不满地揉乱泽村的头发,“那次你喝醉了,亮桑告诉我该往前看了。我还在感慨的时候,你哭着说如果不是身体原因,我一定不要放弃唱歌。”

  “我居然会说这种话,果然未成年不能喝酒!”

  “感受到了你的不甘,想了想自己确实该像亮桑说的往前看了,一昧地逃避不过是不想正视过去的自己。”

  “所以我们为什么会喜欢男人啊……”泽村从仓持嘴里夹走烟,学着他的样子吸了一口,被浓烈的烟味呛到。

  “咳咳咳——”

  拿走泽村手中的烟,顺势摁了扔进垃圾桶,“笨蛋,你是主唱就不要学抽烟了。”

  “你不也是主唱么?咳咳咳——”接过仓持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又差点被水呛到。

  “我会戒掉的。”

  “哈哈,看来我泽村荣纯式劝说有用呢~”

  “对对对,你烦死了。”

  “我们的友谊就此升华啦!!!”听完仓持秘密的泽村感觉自己与仓持的距离拉近了许多,看仓持也越发亲切了。

  “谁要跟你友谊啊!”

  “仓持前辈眼中的尼桑是什么样的啊?”

  “不服输,说话很毒,但是看问题很透,小小的身躯却有着巨大的爆发力。”

  “听你这么一说,我越来越崇拜尼桑了!”

  “你也就见过人一面就这么亲密地叫尼桑!不过啊,你眼中的御幸是什么样的?”

  “嗯……虽然性子不太好,喜欢捉弄我。但是球场上很有男子汉气概,我可能算一球钟情的那种吧?”

  仓持回想起御幸谈起泽村时的神情,斟酌一番,还是说了出来:“你有没有想过御幸其实喜欢你?”

  “就像你说的曾经的悸动还在,心态却变了。”

  “是啊,时间改变了很多。”


  短暂的沉默被泽村的吉他声打破,是春市重新编曲后的rainy kiss。

  “反正雨过之后又是晴天,就把说不出口的话语留在唇间。”泽村唱到高潮前一句微微停顿,转头与仓持双目对视,随之两人默契地点头,“无法忘记……”

  “无法忘记……”像是要追逐泽村颤抖的尾音,仓持的歌声紧紧跟随。

  “只因那样的人。”

  “只因那样的人。”

  两种不同的声线同时出现,一亮一沉,将浑厚深沉的情感注入在主旋律中。

  两位少年也感受到了其中神奇的化学反应,默契地分配好歌词唱着这首应景的歌,将自己的秘密和情感在歌声中谢幕。

  “这样的合唱效果更棒,你觉得呢?”背着吉他驻足于门外的小春抬头看着在悄悄打节奏的降谷。

  “好听。”


评论(7)
热度(23)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