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你好,轮胎君

第六周主题:十年后穿越到十年前

最近总写略显逗比的文,下周会好好正经起来的。


♥_________♥

       朦胧的清晨,前一眼还看着泽村像考拉一样抱着自己睡觉。再一眨眼,他就看到微亮的天空,几个男生兴奋地抬着自己谈论着泽村等一下会是什么反应。

——诶?什么情况

       御幸很快听出来是仓持和阿园还有渡边的声音,看他们的样子不知道自己醒了,坏心地准备装睡看好戏。被抬到了青道的训练场,御幸微眯着眼睛,从凉薄的雾气中看到两个跑步的身影。

      “泽村!快过来!”

      “好!”

       听到仓持的呼唤,训练场对面响起了那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御幸想调侃明明平时放假赖床怎么拉都拉不起来的人,现在却这么积极地跑步。结果发现跑到自己面前的是十年前还是高中生的泽村,很困惑地盯着自己。

——原来是梦啊。青涩的泽村,嫩嫩的好想掐一下啊。

       仓持顺带拍了拍御幸的头:“生日快乐,泽村!前辈们送你的!”

      “跑起来吧!泽村!”

      “嘿嘿嘿,不要太感动。生日快乐!”抬眼看向靠在自己身上说话的十年前的自己,又转眼看了后面的川上和渡边,御幸有些佩服自己的脑洞。

——我变成了泽村的轮胎!?这梦真诡异!

      “嗖——”的一声,御幸冲出了仓持和十年前自己的控制,试图找一个镜子看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反正是梦,乱窜也没问题。

      “啊,大轮胎飞出去了!”泽村看着从自己身边擦过的轮胎,跟着轮胎的轨迹跑了起来,准备把生日礼物逮回来。

      “泽村加油追啊!”

      “冲啊!泽村!”

      “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这个轮胎停不下来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就算作为只能滚动的轮胎也是有尊严的!才不让你这个笨蛋这么快逮……呸!谁是轮胎呢。

     “嘭——”与训练场右侧的门激烈撞击的御幸昏迷前最后一个画面是泽村开心地捆着自己,挂在他的皮带上准备跑步。

——嘶……真的很疼啊

 

       要说醒来的御幸发现自己是轮胎是什么心情?

       大概就是想一头撞死,然而他就靠在五号室的墙角,头上扎着粉嫩的蝴蝶结的那种。

——好吧,自己回到了十年前,还变成了泽村的好伙伴轮胎君。

       御幸认清了这个现实,但是内心接受无能。没有手没有脚天天还要被泽村拖在地上磨皮,唯一的优点就是即使没有眼镜视力也特别好,不过总是看到十年前的自己跟泽村打情骂俏。嗯……有些理解当初仓持想撕自己的心情,考虑一下有个孤寡轮胎在你们俩身边啊!

       当轮胎的日子,御幸感觉像家里养的那只柴犬十八一样,早晚被泽村拉出去放风,不对,是跑步。

 

——这几天泽村怎么啦,我要在墙角发霉了。

       被放置在墙角寂寞空虚冷的御幸在没人的五号室滚动,在一个角落一动不动地呆个两三天特别难受,所以每次看到泽村回寝室就特别想像十八那样扑到泽村怀里说,走!我们去遛弯!

       因为呆在五号室的缘故,御幸了解了更多他所不知的泽村。跟仓持在寝室打游戏吵架的样子,被仓持打的样子,安慰困惑的后辈的样子,苦恼的时候找仓持谈心的样子,跟好友发短信纠结半天才发出去的样子,跟他吵架后用被子捂死自己却被仓持一脚踹下来的样子。     

——十年前的自己怎么还不如泽村的室友和轮胎啊,小子加把油啊!

       正愉快地滚动的御幸转身看到开门惊讶地看着他的泽村,立马“啪”的一声,装死倒地。

——吓死了!不是在训练么!怎么这么快都回来了!!

       泽村并没有在意这么大的轮胎怎么就横躺在寝室中间,将御幸抱起放在墙角。情绪低落地对着又蹲回墙角的御幸说:“轮胎君啊,他们打完这次比赛就要毕业了,这一次也要进甲子园!”

       看着用毛巾给自己擦身体的泽村,御幸回想起当初他们三年级引退的时候,泽村似乎没有展现出他的不舍,一副不要在这儿占空间了的欠揍表情,还被自己和仓持暴打了一顿。

——果然是一个别扭敏感的笨蛋啊,难怪这几天没拉我去跑步。

       看得出对着轮胎说话并没有什么功效,晚上泽村气呼呼地把他从寝室抱到训练场。御幸做好了全身摩擦的准备,发现泽村把他平躺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嗯,屁股没什么肉,硌得难受。

     “御幸一也那个混蛋!气死我了……居然笑嘻嘻地对我说没事!怎么可能没事啊……要是想他了就看不到了……”

       御幸看着碎碎念的泽村,又忍不住吐槽十年前的他。这个时候要抱着泽村哄啊!往死里亲啊!这小子死哪里去了!媳妇跑了怎么办!

       看不下去的御幸抖动了自己的身体,把专注吐槽的泽村翻了过去。泽村爬起来委屈地看着轮胎:“连小伙伴都欺负我!啊——”

       被轮胎抽了一屁股的泽村一脸见鬼了看着立起来的轮胎,捆在轮胎上的绳子被挥了起来。

     “哇——!你……你是人是鬼!”

      用绳子在沙地上写下 「我是派来保护你的神明」

     “哦!你是轮胎神么?”

      御幸忍不住白了一眼,轮胎神是什么称呼,立起自己的身子跑了起来。

     “诶!?轮胎神你别跑啊!”

       追着轮胎跑了三圈的泽村忘记了之前烦恼的事,满脑子都是轮胎成神明了的惊讶和好奇,想要抓住轮胎神问个清楚。

     “轮胎神,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

     「一天只有一次」

     “好好好,我会成为王牌么?”

     「会的」

     “那我会跟御幸一也一直在一起么?”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可是你还是理我了!”

     「会的」

     “哦~~~那轮胎神你每天都在么?”

     「你只要跑步我都在」

     “啊,好想一直跑步跟你聊天啊,可是这样就不能变强成为王牌了,我每天把你挂我腰上吧!”

——我拒绝跟这个笨蛋说话

     “轮胎神?轮胎神?啊——果然睡了。哟西!泽村荣纯要开始奋斗了,我可是被神明守护的大人物!”

 

        御幸引退后的那一年,因为职棒打拼的原因跟泽村见面次数很少只能用电话联系。但成为轮胎的御幸却亲眼见证了泽村的成长,虽然也有原因是泽村真的信了轮胎神这件事,每次都会在御幸面前分享自己的心情。

       看着泽村也引退,把自己抱着跟寝室的后辈们道别,泽村转身看到了已是职棒的御幸。

     “御幸!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啊。”

       御幸看着把自己放在一边的泽村扑向了某人,已经没了吐槽的心。

     “哼哼~我已经追过来了哟!以后也请多多接我的球吧!”

     “好!”

——我也好想我家的泽村,在这儿已经呆了一年多了吧,不知道那个笨蛋过得如何。不过在这儿,有种填补了过去自己未参与泽村成长的那段空白。

 

       等御幸再一次眨眼,看到泽村坐在他身上轻轻拍打着他的脸,御幸试着捏了捏自己的脸。嗯……疼,果然那是梦么?

     “御幸起来啦!你都赖到11点了!啊——”还没说完就被御幸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我好想你啊。”

       还想训人的泽村瞬间脸红透了,说话也变得不利索:“大……大清早说这么肉麻的话!”

     “喜欢你!”

     “笨……笨蛋……”

       跟泽村腻歪了半天,准备做大扫除,御幸在地下室发现了那个化成灰都认得的轮胎。

     “这个轮胎?”

       泽村看着轮胎,立马得意洋洋地介绍起来:“这可不是普通的轮胎,曾经里面住着轮胎神!”

     “轮胎神?”

     “对!曾经保佑我的神明,你别不信!他曾经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这么厉害。”

     “不过在我成为职棒后就再也没出现了,估计是保佑其它像我这样的人才了吧,嘻嘻。”

 

——看来并不是梦呢

 

 

 


评论(5)
热度(104)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