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御泽】Daily2

毕业归来的牛排开始认真填坑啦!

我很勤劳地补了第八周—第十周的周定题,虽然是短打版【滚

交往前提的毕业生御幸X三年生泽村

♥_________♥


01 背影

     “唔……别咬了,御幸……”

       被御幸抵在落地窗前,泽村脸贴在玻璃上承受着后方男人对敏感后颈的舔咬。

     “今天我看了你的比赛”御幸在泽村后颈种下自己的痕迹,双手也不安分地探入他的T恤内,“你跟奥村那小子那么默契,总觉得有些火大。”

     “你乱发什么脾气啊……唔!”话未说完,御幸将他的T恤顺势翻过头顶,任由它像手铐一样束缚在泽村手臂上,然后逐一亲吻着泽村那有着漂亮肌肉曲线的后背。“四眼你你你……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极其缓慢地舔着泽村耳朵的轮廓,最终变成轻咬着耳垂,满意地感受到怀中的身体轻微颤抖,“没错,我吃醋了!谁允许你跟他勾肩搭背的。”

     “小气鬼!”

     “不管……你要安慰我。”双手抚上泽村的胸肌,若有似无地擦过两颗红点,沿着脊椎舔到泽村的腰侧。泽村忍耐不了腰侧传来的痒意无意识躲开,却被御幸扣住腰,转过身,贴在冰凉的玻璃上。

       第一次在场外看泽村,坐在看台上的御幸有些莫名不爽。跟看队伍褪去他们那届印迹的寂寥心情不同,烦躁、焦虑又失落。泽村跟奥村仅仅是相互确认信号的眼神交流,在御幸眼里显得格外刺眼。

       究竟是作为爱人的占有欲作祟还是捕手相斥,御幸分不清。当他看到泽村将手搭在奥村肩上有说有笑走向休息区的背影,这种想将泽村据为己有的焦躁越发强烈。

       不管如何他都是我的投手,沾染着我的气息。

       跪在泽村身下,用嘴咬开他的裤子拉链,泽村双手捧着御幸的脸阻止他继续,“别……全是汗”

     “反正等会儿都要洗澡。”

     “记得不要在那么明显的地方留印记!”

     “糟糕,已经亲上去了。”

     “混蛋四眼!”

 

02 幸运物

     “小狼崽,你今天有好好吃山形的米饭吗!?”

     “……”,端着餐盘来到他对面的奥村无视日常挑衅,坐下来开始跟米饭决斗。

     “哼!你现在还嫩着呢!”

       吃完饭路过的金丸撇到泽村脖子上多了一根黑色的线,从后面勾了勾:“泽村,你什么时候开始戴项链了?运动的时候不要戴这些东西。”

       泽村捂着胸口的项链羞恼地回答:“我知道!!最近星座运势我需要带一个辟邪!”

     “荣纯君带的什么?”

     “没……没什么……”

     “没什么才有鬼!”金丸扯开泽村的体恤看是什么东西,泽村捂着胸口嚎叫着金丸耍流氓,最终被加入的春市和降谷两方恶势力碾压。

     “居然是制服的纽扣?”围观群众无一不傻眼,一个扣子让泽村宝贝成这样。

     “最近的星座运势越来越奇怪了,泽村你居然会信这种。记得训练不要戴啊!”

     “知道啦!”整理了衣服,泽村继续奋斗自己的第三碗。其它人陆陆续续地端着空餐盘离开了,食堂也变得清静了不少。

       一直沉默的奥村看着对着食物发泄的泽村说道:“那是御幸前辈的纽扣吧?”

     “噗——!小狼崽你在说什么!”

     “我看到你把御幸前辈的纽扣扯下来了。”

      泽村摆着一副前辈架势指着奥村碗中的米饭,“闭嘴!好好吃你的米饭!”

     “泽村前辈毕业了,我也可以扯纽扣吗?”

     “你……你用来干嘛!?”泽村惊恐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学弟,第二颗纽扣准备留给四眼混蛋的,可不能中途晚节不保啊。

     “像你这样辟邪。”

       小狼崽一定是不知道第二纽扣带脖子上的意义,泽村一脸黑线地收拾自己的餐盘走了。

 

03 水手服

     “哈哈哈哈,泽村又输了!”

     “可恶!!!!”

       高中顺利毕业的泽村跟他交好的几位前辈吃饭庆祝,吃过后便约到了一个桌游吧玩了起来。

       亮桑毫不客气地拿出两叠卡牌,“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男子汉当然是大冒险!”泽村大义凛然地抽出了张大冒险的牌。

       满足你右边的人提的要求

     “什么!满足四眼的要求!?”泽村看向自己右侧的御幸,内心反而忐忑起来,即便是恋人,他还是很喜欢捉弄自己啊。

     “其实我想看泽村穿着水手服唱《セーラー服を脱がさないで》。”

     “拒绝!”

     “不可以哟~玩游戏不要耍赖。”亮桑从老板那里借来水手服,小春则拿着梳子和发圈,两兄弟特别开心地围住泽村,后面还传来仓持确定音响的声音。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别废话了,快穿!”

 

      “接下来,由我们的纯子酱带来《不要脱我的水手服》。”御幸坏心地将换好装的水手服泽村推到小台子上,然后示意仓持准备好。开着原唱的音乐响起来,泽村装作看不到台下一桌青道友人整齐地拿出手机录像边唱边跳了起来。

       因为知道泽村最近迷恋某团体而一直循环这首歌的Live,御幸才坏心让他唱跳。但是换上水手服的泽村却让大家预想的违和感下线,头发被小春扎了两个小马尾,活脱脱一个略壮的元气少女特别有舞台表现力地跳着。最可怕的是那双大眼睛清澈又迷人,唱的歌词却很工口,让御幸感觉比原唱还钓人。

       泽村唱到“友达より早く エッチをしたいけど”时,御幸捂着自己的鼻子,内心大喊:卧槽!卧槽!为什么觉得超可爱!亮桑拍了拍御幸,仓持勾上他的肩膀:“你跟泽村H了没?”

     “秘密!”

    “啧啧啧,想不到你们这么纯情。”

    “今天晚上水手服PLAY,加油把握哟~”

    “说起来,谁在下面啊。”亮桑跟仓持意味深长地扫向两个当事人。

      就让你们使劲猜,有些事只需要我知道。御幸看着唱完歌捂脸下来的泽村,心里默默制定各种PLAY。

      嗯,下次绝不让他在人前穿女装唱这种工口曲了。


评论(8)
热度(12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