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降泽】平行相斥(上)

降谷小天使生快!生快!生快!说三遍。

这篇也可以看做友情向

职棒降谷X大学生泽村

链接:【上】【中】【下】

♥_________♥


01

      “嗯,没有特意去弯曲。”

      “我是这样五指抓。”

       泽村握着棒球侧身给身边的降谷示范,可是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降谷的表情。伸手想去扯那张面瘫的脸,被起身的降谷错开,留下专属于某人番号1的背影。

      “喂,降谷!你这是做什么?”被明显的无视,泽村抓狂地起身质问。

      “我一直在等你找我……”

      “什么?喂!等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降谷,泽村心慌地快步向前伸手够他,却怎么也抓不住。

      “你这小子等等——!可恶,明明是你先不理我的啊!”

 

       是梦……

       从梦中惊醒的泽村盯着灰白的天花板,起身环顾四周熟悉的寝室环境,失神地望着邻床熟睡的室友,过了许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是第几次梦到降谷了,潜意识很介意降谷的事?明明跟降谷大二之后就再没什么交际……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涌上了喉咙,泽村下床简单洗漱,开始新一天的大学生活。

       泽村奇迹般地考上了大学,家里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像当初突然被青道邀请一样,突然走向一个曾经没有想过的轨迹。高中棒球不是结束,有人选择去了职棒,有人选择在大学打棒球。大家的梦想还在继续,只是同行的人变了。

       但泽村不认为大家就真的各奔东西了。在他的认知里,只要时常联系,距离上的离别并不能让感情发生质变。事实也确实如此,大家时常周末约在一起打棒球。

       他却在已是职棒的降谷那里碰了壁,事件的起因泽村也觉得幼稚。大二那年,每次泽村想跟降谷寒暄几句,都被降谷那句“我有点儿忙,以后在聊”堵了回去。

       不善表达是一回事,想不想聊天又是另一回事。接连几次收到这样的回复后,泽村感觉降谷排斥他进入他的世界。也许是自己突然小心眼,泽村赌气再也没有找过降谷,而降谷也再没有跟泽村聊过天。尽管在那之后泽村好几次想找降谷聊天,无从开口的尴尬让他取消了发送。

       他已经在那条路上遇到更棒的搭档,更棒的对手了吧。

       泽村开始承认,时间会不可选择的让人成长。因为环境的不同,大家的视野都有了不同的风景。

 

02

       今天也没来……

       降谷盯着还停留在一年前的邮件,莫名落空。

       跟泽村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朋友?没有亲密到相互分享的那一步。对手?因为踏上了不同道路,那种竞争意识削弱了不少。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含糊关系,每每让降谷面对泽村鼓励又挑衅的话语时不知所措。

       这里的竞争更加激烈,无时无刻的压力迫使降谷看向前方。那段瓶颈期异常烦躁,就连看泽村的邮件也觉得烦躁,这种单纯直白的热血让人火大。为什么会有人单纯又受大家喜爱地活着,为什么他的眼睛哪怕是受挫也那样闪闪发光。

        被太阳灼伤,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那边的邮件戛然而止,降谷才意识到自己的回复或许惹恼了泽村。试图去打破僵局,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本来就是不善于表达的人,这样的情况只会越发沉默,害怕事情因自己的开口变得更糟。

       两人再也没联系,邮件的时间一直停留于此。

       偶尔会去看泽村的ins和特推,泽村从来不缺朋友,总是在人群中心没心没肺地笑着。这种偷偷观察对方生活日常的行为让降谷感到别扭,但是又忍不住去看。

       这样想着的降谷打开了特推,如期看到了泽村的更新。

     “又梦到了旧友,果然还是很想他的,他在职棒路上成了一位很厉害的投手。”

       降谷无声含泪反复地研读着这段文字。

      我也很想你。


评论(9)
热度(60)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