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降泽】平行相斥(中)

       没想到会成上中下, 两只会慢慢和好,觉得降谷等泽村发邮件过来的样子特萌……因为自己感冒了就让小泽村感冒的坏牛排。

链接:【上】【中】【下】

♥_________♥


03

       说道北海道,泽村不由自主地想到白熊,随之脑补出了一只白熊笨拙投球的样子,渐渐地白熊的毛发变成了降谷的发型。

       “噗嗤——”被自己不受控制的想法逗笑,泽村不得不感叹降谷效应很深刻。昏昏沉沉地靠在朋友身上,看着沿途的风景。

       “荣纯,你感觉好点儿没?”若菜从前座探出身子询问安静的泽村。泽村跟着长野的伙伴们相约7月看富良野的薰衣草节,谁知来札幌第一天他就感冒了。为了不扫兴,泽村努力打起精神跟大家继续游玩。

       “没事啦,就是药效来了有些乏。”

       “小荣这种笨蛋都能感冒。”

       “烦死了,我几百年才感冒一次啊。多难得,都不对着我许愿祈福。”在一片嘘声中不满地哼哼,泽村又继续看向窗外。经过札幌巨蛋的时候,目光不由地被它吸引。

       若菜跟随泽村的视线看向了窗外的建筑,抿嘴微笑道,“记得泽村高中的好友降谷现在是职棒,而且人气挺高呢。”

       “对对对,那个降谷球速太吓人了,最近是先发了?”

       “打击也很强啊!”

        从好友口中得知降谷那家伙的战绩,欣喜之外还有些嫉妒,并不甘心落后于他。但不知道他是否还视自己为对手,这份落差感竟让泽村有一丝挫败。

       讨厌这种感觉……

 

04

       “我在书店等你们吧,顺便看看单行本出来没有。别担心啦!我休息好了就没问题了!”委婉拒绝了好友们购物的邀请,头部的钝重感告诉泽村,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了。泽村随便找了家书店,点了杯柠檬水便去书架选本漫画。

       “啊……那不是降谷吗?”

       “真人真的好高啊……”

       书架另一头听到女生的惊呼,那个名字像是开关一般让泽村突然心头一紧,转头发现被两个女生围住的降谷。

       真的是他……

       确定是降谷的下一秒,泽村利用书架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确认藏好后又按捺不住地探头看降谷。

       他又长高了,身体也结实了不少,虽然那张脸还是那么僵硬。泽村用书捂着脸偷瞄着向女生道谢的降谷,因怕被发现心扑通扑通直跳,像是做贼一样心虚又刺激。

       可惜天不随人愿,感觉又要打喷嚏的泽村连忙放下书捂住自己的鼻子。一声很大的“啊嚏——!!”吸引了降谷的注意,准确地说是熟悉的声音吸引了他,大步跨过去叫住了泽村。

       “泽村!!!”

       “嗯……嗨……”泽村一手捂着鼻子,抬起另一只手尴尬地跟降谷打招呼。  

       泽村曾想过无数次跟降谷怎么样相遇,该怎么反应,任谁都想在对手面前表现出完美的样子,特别在降谷面前,不服输的泽村想表现出变得更强更成熟,却没想到却是自己最糗的时候。憔悴的精神样貌,鼻涕也因之前剧烈的喷嚏挂在鼻下,这份处境让他想直接在降谷面前消失。

       “你怎么来了?”降谷体贴地递给他纸巾,化解了泽村的危机。

        泽村收拾好自己,装作很自然地反问,“跟乡下的伙伴们来看看薰衣草,你呢?不训练吗?”

       “在等小春,要去看场比赛,但是我来早了……”降谷看了一下手表,表情瞬间变样,无措地抬头看泽村,“糟糕,我好像迟到了。”

       “还不快去!小春生气了很吓人的!”

       “那……我先走了!”快步走的降谷,突然又停下脚步转身郑重地对泽村说,“有空一定再聊!”

       该是庆幸有小春化解了这次的尴尬还是嫉妒小春呢……他们俩的关系明显比自己跟降谷好。目送了降谷,这种朋友间的轻重关系问题让泽村也无心漫画。盯着漫画的画面始终对不上文字,视野渐渐变得模糊,直接进入了梦乡。

       梦里的降谷摸着自己的头,虽然看不清表情,但那张好懂的脸还是能感觉到降谷很开心。

     “终于看到你了。”

 

05

        为什么还没邮件!

        降谷烦躁地盯着手机,然后又把头埋进枕头里。自从昨天偶遇了泽村,降谷就期待着泽村的邮件。

       昨天的偶遇并非偶然,降谷等小春途中,看到泽村一行人。因为觉得跟泽村很像,他便跟着进了书店。尽管被几个女生困住,降谷的余光注意着在书架边偷看自己的泽村。

        难道认错了?

       印象中泽村只会在自己身边不服输地大喊大叫,降谷的心情就是扔过石子后的池塘,恢复了惯有的平静。随之一阵熟悉的打喷嚏声让降谷笃定是泽村,兴奋地跨过去。

       他变黑了,也变得沉稳了不少,尽管鼻子眼睛红红的,丝毫不影响他笑起来的感染力。

       短暂的会面,特别开心与不舍。降谷坐在喧闹的观众席上看球,脑内却不停循环着两人刚刚的对话。

      “你还是去找荣纯君吧,这边的数据我帮你盯着。”

     “小春……”专注想对话的降谷被春市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

       小春笑眯眯地拍了拍降谷后背,“你脸上都写着我很在意泽村呢。”

      “好的,我去去就来……”

       赶到书店的时候,泽村安然地抱着自己的旅行包,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坐在泽村旁边,降谷揉了揉他被睡得翘起的头发,“终于看到你了。”


       还是没有……

       好歹是我把重感冒的他背到宾馆的,真的不发邮件表示感谢吗?!降谷不死心地再次打开手机,依旧没有动静。

       郁闷地拿起床边的棒球对着天花板扔了过去, 随着“嘭——”的一声,队员们的骂声四起。

     “降谷,你知不知道你能把天花板打穿啊!”

评论(9)
热度(70)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