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账号闲置,诈尸更新

【光舟泽】Call my name 02

明天不上班,来发一修罗场

请叫我短打牛排……时间精力没有学生时期那样充足了QAQ

♥_________♥


      “喜欢一个人该怎样去追呢?”

      “先要刷存在感啊,然后制造两人的机会……”濑户夹起秋刀鱼想都没想地回答奥村,咬了一口鱼肉,品尝秋刀鱼的同时回味他的问题。“不对!突然问这问题!?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算是吧。”无视濑户八卦地在耳边盘问,奥村咬着筷子看向右前方跟浅田一起吃饭的泽村,独自苦恼着。

       文化祭的吻如果能让泽村接受奥村,那便是个美好的童话。笨蛋也很狡猾,奥村明显感觉到了泽村的错愕,告白的气氛却被他那句“奥村少年你有纸巾吗?”糊弄过去了。

       文化祭后的泽村如往常一样,又有些细微的不同。

       起初泽村面不改色地站在自己面前投球,奥村心里有些生气,自己的感情并不想被这么装疯卖傻地糊弄过去。但发现泽村被御幸叫去接球也是那副面孔,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观察久了,自然察觉到面对他跟御幸时,笨蛋前辈的眼神是飘的。看似注视着对方,其实视线的落脚点在眼睛的后方。一旦离开了球场,他便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泽村在悄无声息地划开与他们的距离。


       深夜,寝室前辈有节奏的打鼾声陪伴着浅眠的奥村,辗转反侧思考着濑户的话。最终还是起身套上衣服跑到了操场。

       将这几天周围人的信息整合,大概知晓了泽村的一天。最早爬起来跑步,又每天训练到很晚才回寝室倒头就睡,尽管因此上课睡觉老被老师骂。

       月光撒在泛白的人行道上,远远看到操场上拖着轮胎一圈圈跑着的身影,奥村心疼地皱了下眉头。不停地消耗自己体力来发泄,说不一定哪天身体会先垮掉。奥村又找不到立场去阻止,即便阻止了也治标不治本,有些伤是需要自己去愈合的。

       不知跑了多少圈,体力透支的泽村躺在轮胎上。坐在斜坡上的奥村见状起身进入操场,准备扶泽村回宿舍。此时休息区也出现一个人向泽村方向走去,蹲在躺成大字的泽村身边凝视着,然而泽村没有感应到身边人,依旧安静地躺着。

     “真是的……”

       看着少年倒在轮胎上昏睡过去的样子,御幸叹了口气,抬起泽村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右手搂着泽村的腰将他从轮胎上抱起来。

     “还是由我来吧,御幸前辈。”没有在意御幸惊讶的目光,奥村把泽村的另一个手臂放自己肩上,轻轻往上一托,将泽村整个人背了起来。

     “奥村现在这么关心泽村了,真是令人吃惊。”

     “自然比不上前辈两人的关系好……”奥村浅蓝的眼睛在月光下反射出一丝敌意,让御幸想起来泽村给他取的外号“小野狼”,意外地抓住了特征。

      “但这个时候还是请前辈贯彻你的捕手风格,多余的温柔他不需要,他能在你面前保持这样已经很辛苦了。”

       因奥村的话眼神变得凌厉的御幸,浅笑地反驳道,“奥村,他在你面前也很辛苦。”

      “至少我不是他这么折腾自己的原因。”奥村说完这话,感觉解气却又有些无奈。面无表情地从御幸身边擦过,背着泽村走出了操场。

       御幸站在原地,看着奥村一步一步背着泽村离开操场。没想到自己被后辈的几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想笑发现自己咧开嘴都有些干涩。

      “喂,该回去睡觉了。一个两个精神很好啊,大半夜都来操场溜达。”仓持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推了一把御幸。

      “你怎么也来了?”

      “当然是来赶笨蛋村回去睡觉啊,没想到来围观了一场好戏。”

       御幸微眯着眼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低头自嘲地笑了,“总觉得有些不爽。”

      “奥村那个性子同寝室的你还不清楚?不过奥村做得挺对的,既然你拒绝了泽村,就别再给他任何幻想。”

     “我只是不爽拒绝了泽村的自己……”

评论(17)
热度(86)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