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TO

本命泽村荣纯,有了泽村就有无限正能量的小牛排。主推御泽√良太迷妹一只,有时候会产其他cp。不太会勾搭,欢迎各位调戏。

【御泽】花火 7

       写花火的起因就是当初写下了接下来的剧情,不知不觉铺垫写了这么多章。为了改得合理化查了很多资料,感觉职棒的世界果然还需要更多的功课。 会有些虐(顶锅盖)

BGM: 三代目j soul brothers-花火

【1】【2】【3】【4】【5】【6】【7】【8】【9】

 ´●________●`


    「职棒新秀御幸一也被疑同性恋」,因为实力出众被各界看好的巨人队新人捕手御幸一也,却在进队时期被爆出疑为同性恋的新闻,因而看客们不禁猜测消息真实性,是不是其他对手玩阴招。

      虽然大众并没有太在意,但这一新闻却让泽村有些忐忑不安。他心里知道现在社会并没有那么多人认同这个群体,若作为一般大众安安静静地生活也没什么。可是御幸现在是一名职棒选手,泽村最害怕他们两人稍不注意被曝光就会影响到御幸的职棒生涯。
     “怎么了?泽村前辈今天心神不宁的?”光舟因为答应帮泽村指导,训练完就来到了室内接泽村的球。可是接了几个球,明显感觉得泽村太僵硬了。
       才反应过来自己恍神了的泽村立马道歉:“抱歉,今天有些慌张。果然这么差的状态不该来麻烦你”
       光舟收起了手套,慢慢走上前盯着泽村焦虑的眼睛:“你担心御幸前辈?”
     “你也看到新闻了?”
     “啊,说起来他算我的竞争对手。”
     “我都觉得自己很蠢,他都说没问题的,我却还在担心。”
     “有人担心也很幸福啊”,光舟拍拍泽村的肩膀表示安慰,“反正你跟御幸前辈的交往的事也没几个知道,放宽心。”
       听到光舟知道两人的事儿,泽村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泽村:“你?!你怎么知道的?!”
     “秘密”
     “你这样让我很惶恐啊!!!!!”
       光舟本来打算回去让泽村继续投球,没想到泽村跟着自己屁股后面追问。一番追逐后,光舟一把拍住暴走泽村的头:“你好好带队伍打比赛就好了,如果他要轮到让你这个笨蛋担心也是没救了”
     “我知道啦!知道啦!”泽村听到光舟这不算很治愈的安慰,心里也微微有了底,“光舟!谢谢啦!”
     “走吧,回去泡澡休息,明天还要集训”光舟拍拍泽村肩膀走出了室内训练场。
     “为什么感觉你像队长身后的boss!”
       听到身后熟悉的咆哮,光舟心里觉得好笑。如果可以,并不想仅仅只是像boos那样在泽村身后,只可惜他们两个的距离其实不止18.44米。出了这条新闻看到泽村的反应,就偷偷设想过如果是自己在有泽村的情况会选择职棒么,答案却是不明了的。现实是一面无情的巨墙,光舟佩服泽村,也更希望泽村能在这条路受到的伤害少一点。
      “但愿只是我的多管闲事吧”
———————————————————
    “荣纯,没想到这么早你就来了”,还在训练的御幸听到经理说有人找,跟队友说了几句便走出了训练场。
    “比赛告一段落,趁今天有空来看看你。不愧成了职棒的人啊,人都帅气了很多”,习惯性地递给御幸饮料,两人坐在看台聊了起来。
   “你也长高了不少,虽然还是没超过我”
   “最近……”
   “御幸君——”没等泽村问完近况,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后面袭来。然后一个可爱的女高中生直接从背后扑在御幸背上。
  还没等泽村反应是什么情况,队里一位内野手出现了,张口制止女生:“美芽,不准没大没小的。”
     “美芽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起身拉开自己与美芽的距离,御幸很直接的回绝了。然后两边引荐了一下,“这是我们队里的内野手山田,这是山田的妹妹,这是我高中队伍玩得最好的学弟泽村”
     “你好,我是山田秀一。泽村君我看过你的比赛,期待你今年甲子园的表现。”山田率先伸出手,泽村也礼貌地会握。
      “你好,我是现任青道队长泽村荣纯”
      “呐,泽村你好!我是喜欢御幸君的山田美芽!”
  山田听了拍了美芽的头,教训道:“女孩子要收敛!”
     “喜欢御幸君的女生太多了!不快点儿行动怎么能行!”
     “我们先走了,打扰了”,无奈看着妹妹闹腾的山田只好提着自家妹妹告辞了。
      泽村看着山田兄妹的身影,半开玩笑地调侃,“你在哪里都受欢迎啊”
     “笨蛋别多想,我很明确地拒绝了。吃起醋的泽村只会躲被子里哭,我会心疼的”
     “我只是觉得受欢迎的你有些讨厌”
     “好啦好啦,下周末我比赛打完回家跟你吃晚饭”  

     “恩,你好好加油!”,泽村笑着目送御幸回训练场,心里却因为美芽看御幸的表情埋下了一颗刺,占有欲开始作祟。

     “明明他是我的,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呢”泽村安静地看着已经到训练场那个身影,若有所思地回了青道。
——————————————————
       一周很快就到了,泽村提着一些食材来到御幸家。突然接到御幸电话说因为队伍临时有事,泽村就只好蹲在御幸家里看比赛录像。
     「抱歉,荣纯,我们去那家小餐馆见!」得到这条短信的泽村想着御幸的训练的辛苦,只好配合地出了门。

       在餐馆门口又等上了十分钟的泽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好不容易看到御幸慌忙跑来的身影,却半路被山田兄妹拦下似乎在讨论一些事情。

     「喂喂,就这么让我干等着么」

      泽村看着就在前方的御幸,迟迟不过来,心里的怒火也开始燃烧。默数了三声见御幸还没有过来,便任性地转身走开了。把手机设成震动,选择了一家中华饺子店解决自己的晚餐却发现自己食不知味。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很任性,可是感觉更多的是委屈。果然一旦碰到御幸的事就开始不像自己了,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

      “泽村君?刚刚御幸君不是在找你”正在泽村心乱意乱的时候却遇到了另一个并不想遇到的山田美芽。
      “啊,我放他鸽子”,并没有太想理会的泽村,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继续吃饺子。
     “抱歉!是不是刚刚哥哥找他有事儿耽搁了,所以迟到了”

       看着姑娘诚恳地道歉,泽村也觉得自己该克制自己的脾气,“你怎么不跟你哥哥一起?”

     “他跟女朋友约会去了”本来自己也是跟御幸开开心心地吃饭的吧……

     “哦……吃饺子么?我请你”

     “我自己点就好,来一份猪肉玉米的”

     “我开动了!”美芽吃了几个饺子后沉思了一会儿,歪着头轻声问泽村,“御幸君是喜欢泽村君的吧……”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生第六感很准的,御幸君看你的表情跟看其他人不一样,而且刚刚我明显感觉他很着急。” 

     “这种事得到了答案又怎样”
     “明确了他有喜欢的人了我就不会缠着他了,毕竟一个女孩子这样追求一个男生一直这么被拒绝,说自尊心没有受到伤害是不可能的”
     “有没有人说你坦诚得有些讨厌”根本没办法怨恨……
     “你是第一个呢”

     “吃完了就快回去了,快晚上了,女孩子回家不安全”

     “放心啦,我家就在附近。”

       目送了美芽,泽村看着暗下来的的街道,漫步走向车站准备回青道。所以问题不是在美芽,而是自己跟御幸身上。御幸开始了一个新的领域,而自己的患得患失,自己的敏感,反而让这份感情吞噬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

       电话还在不停震动,最终没狠下心地泽村接了电话,御幸慌乱地声音立刻侵袭耳际:“荣纯!你在哪里!?”

     “我回青道了……”

     “对不起,今天是我做得不好” 
     “四眼混蛋……突然觉得我离你好远。”,说完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已经湿了一片。 


评论(3)
热度(48)

© MINATO | Powered by LOFTER